凛峸

倘若那时你们出现的再早一点 会不会挽救三年前那个哀莫大于心死的我?
或许会创造出一个如今不一样的我?

【开心宝贝/伽小】失语症

致伤害我最深的一部动画

在我尚有激情的未成年阶段 为它所作的最后一篇拙作


失语症

BY——阿峸 【开心宝贝设定/OOC/意识流/伽小/宅小?】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

“好。”


他的体内其实是有破坏的因子存在的。五颗宝石,他处在最中间,最强大,也曾侥幸逃过一劫。在星星球兴风作乱过一段时日,好巧无人识得他的真身,否则在星星球上又是一波不小的麻烦。

他本应该作为一颗宝石,相安无事地为大大怪小小怪侵略星星球的事宜奉献完一生的。只可惜电梯门的力道相较于想象中的还是太过猛烈,两...

2017-05-20

【银魂/银高】三块小甜饼

我 我只是在群里爆炸

我我我忽然发现日常很好写很好写啊其实!!!

5 520快乐!!

万齐生日快乐!!!!

#做饭轮序表#

 

你应该选择一个更合适的方式。

志村新八打开万事屋的大门,三秒后他就把门火速地甩上。

门里的人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没过一秒,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叮铃哐啷。

新八靠着脆弱的纸门,剧烈地喘着粗气。

——开什么玩笑!

——高,高杉先生???

——而且还定下来了轮值表?!!!

他惊讶得几乎眼镜都要从鼻子上滑下来了,可他的鼻子一点也不平——这不是重点!怎么回事,今天本来是他来负责万事屋的早中晚饭的,可挂在门口跟日历,跟结野主播的手办挨在...

2017-05-20

【银魂/河诞】上司要和旧情人跑了那下属怎么办(上)

*高亮 【【【阅读须知】】】:

*1.这是一个if的世界(咦) 如果面临的选择不是老师与同伴 而是攘夷同伴与鬼兵队又会如何

*2.本篇纯属有病 所有的序号全部遵循数学法则

*3.万齐第一人称

*4.未完结 大概能在520的日子里全部发出

*5.万高可能涉及有 主万又银高 请注意避雷

*6.梗著有专利权 请勿盗窃使用哦(喂)

*7.最终考虑决定HE 可放心食用~

 

 

 

河上万齐 生日快乐

 

 

 

上司要和旧情人跑了那下...

2017-05-20

罪(银高/短/R18--)

一辆破三轮车  (随时散架

联文: @阿月  @十夜欺 

注:为了阅读体验 没有做明确的分段辨明谁与谁誊写

-

-

-

「罪」

    他们在荒野上,风很大,吹得营帐呼啦啦的响。

    坂田拆下高杉的额带,高杉在他身下剧烈地呼吸,抬起眼睛戏谑地望了他一眼:“喂,银时。”

    “银时。”他固执地再重复了一边。

    “高杉,”坂田无奈地抬起眼...

2017-05-14

【银魂/银高】記憶の断層

想了半天还是把标题改了一下

lof上迟来的发送 柒儿鱼生日快乐

文章结构混乱 我自己都不知道到最后写了些啥

有人问我就把中心写出来(你奏凯) 其实只看第一二段加上最后一段就是主旨了吧(喂)

記憶の断層

BY——阿峸 【银魂设定/OOC/柒诞/平行世界/意识流?/银高】

 

-

在工厂工作的那段日子迷醉到简直像一场梦。明明那时都对那两个小鬼放出这样的话了,到最后还是被锲而不舍的二人拉了回来。坂田被旗袍女孩狠狠赏了个暴栗,又被眼镜少年絮絮叨叨地唠叨,三人一路吵吵嚷嚷地回了那半个屋顶没了的万事屋,女孩子告诉他,哪怕破了点儿,但这里的确是你的家。...

2017-03-29

【银魂/银高】高杉晋助的饲养日记(序.)

 @阿月 阿月儿生日快乐

相信我 很甜的这篇 你瞧标题多么喜庆啊 


序.

-

阳光有些刺眼,坂田这么想。

这儿是远离太阳系银河系几万光年的某个不知名星系,或许是奥○曼的故乡吧,在飞船上他可没抽出心思去听坂本辰马在大吐特吐的同时天花乱坠地讲解宇宙里的星系排布。

没有糖分星系的话阿银我绝不会感兴趣——啊如果是结野小姐的手办星球还可以考虑考虑... ...坂田这么腹诽,小指伸进鼻孔自然而然地摁揉起鼻腔粘膜,顺便侧过身子躲避辰马飞溅的呕吐物。鬼之副长一声咆哮,身后是端着火箭的冲田总一郎;假发又在唠唠叨叨最终猝不及防...

2017-03-29

写手问卷

 @Saya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凛峸

来源啊...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换号继续来着 不知不觉就那么久了呢(最根本原因还是想写个装逼的名字 过了一年看样子还挺不错?)


2.当写手多久了?

嗯...四年级第一次写伽小(还是花小)同人来着...那时单纯的要死 结果被同为小学生(初中生)的人生生逼走了23333 非要说的话初二吧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好难算23333 至少堆了30万吧(当然是一共)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开心宝贝中毒(捂脸) 当时就开始脑补了...

2017-02-28

哪天我有心情了就把这段写长


... ...
眼睛?

高杉在浑浑噩噩地睡过去的那一瞬间,迷迷糊糊地想到坂田银时在雨中质问他时的神情话语。他银白色的发服帖地伏在刚硬的脸廓线条边,在一片朦胧里,被油纸伞半遮挡的视野下微弱地散发着,闪耀着璨丽瑰然的光亮,恍惚是绿野新葱,浪蕊浮花间的偶然出亭的一束白净的玫瑰,淡黄的皮刺被周遭的烟草温柔地包裹,它在波涛的麦田带出的咸涩的馥郁中温柔地绽放。

一瞬间竟使高杉错认为他的眼是被坂田银时的玫瑰皮刺所伤。

左眼传来刺骨且延绵的冰冷,透入薄薄的皮层,渗进灰黑的骨髓。高杉仿佛听见恶鬼的哭泣与哀嚎,在荒山的萧条的顶端,他的眼前是漫无边际的悬崖,白夜叉站在尽头,站在松阳的身后。

很快尖利的刀尖便夺...

2017-02-25
1 / 7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