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高三备考/待机1年/粮定时发送/
我永远喜欢俱利鹤啊啊啊啊啊!!!ヽ(≧Д≦)ノヽ(≧Д≦)ノヽ(≧Д≦)ノ

身体二十题(?)(双斯)

OOC到没边,谨慎观看,这对真难写,完全写不出感觉

双斯,赛斯×伊斯卡里奥(7:3大概)

伊斯卡里奥是左撇子!!!!!(狂风爆炸)

头发:

大冬天一起睡觉时长头发总是会绞在一起。

“我觉得你还是去剪一个短发比较好,看起来清爽并且旷工被发现的几率还会低一些,赛斯。”枢机卿终于在一天忍无可忍地说。

“等等我的头发怎么招惹你了——?!”赛斯慌忙护住自己的头发,“这可是我好不容易蓄长的如果怕打结大不了我回去睡……”

“不可以。因为我怕冷。”伊斯卡里奥理直气壮地微笑着回答道。

眉毛:

“哎呀哎呀你眉毛太淡了,这样子可招不到女孩子的喜欢啊——”神官完全没有自觉地凑到另一位神官...

2018-11-11

五感缺失(赛all)②

本篇赛钟+我流钟老板理解

事实证明这种人物(老钟)肚子里没点书根本没法写,巨无霸OOC有,在此先向钟太太们下跪了orz

前篇 ←←(赛幽赛晏)


视觉:7%;听觉:100%;嗅觉:80%;味觉:6%;触觉:23%


嗅觉:

中央庭的门被人推开了。

赛斯知道这里是中央庭。一来是门响的声音十分有频率,带着中央庭特有的一种特色。他能从这些声音里捕捉到很多,比如米菈跟艾露比吵吵嚷嚷一前一后地撞开门跑进来;还有研究所那个女孩子一点点挤开门带出的吱呀的声音,偶尔会伴随着她小小的惊呼以及抽气;亦或安托涅瓦抱着大摞大摞的文件,纸...

2018-10-14

【银魂/银诞】生死门

很随意的一篇生贺了,水的不行...

漫画已经掉线两个月了,巨无霸OOC,微量银高要素有

银桑生日快乐!!!今年正经地睡一觉之后吃蛋糕吧!!!


·

·

·


生死门

BY——阿峸 【银魂设定/OOC/银诞/银高?】


坂田银时躺在沙发上做梦。

清晨朦胧的被薄雾稀释的阳光透过浅黄色的窗子纸打在屋子上。光线从很低的地方打进来,连带着影子房子一起被拖曳地很长很长。银发的男人躺在沙发上,神情安详,胸膛均匀地起伏,平稳地呼吸。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单纯的是一个半只脚踏进三十岁门槛的男人起床转悠了一圈后倒回沙发上睡个回笼...

2018-10-10

神官的一天(赛all)

没啥技术含量的一篇水文,多对话,感情色彩请自己脑补(...),其余描写也有,随缘

各种花式OOC有,找资料我要疯了我尽力而为了

高亮高亮:本篇CP是赛all 赛all 赛all

赛晏赛幽赛钟赛丽赛指赛双伊什么的都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篇CP是赛all 赛all 赛all

本篇CP是赛all 赛all 赛all

本篇CP是赛all 赛all 赛all

all赛退散!!!无法忍受的退散退散退散!!!


4:00

被终端的哔哔...

2018-10-03

五感缺失(赛all)

守夜人续,一个赛斯活过来后的故事

未完结,我慢慢填吧好晚好累好困...

本篇涉及赛晏赛幽(真的有赛幽TAG妈呀我要烟花螺旋爆炸)


金色的殿堂里摆满桦木的长椅,大堂内点燃了一千二百一十四*根蜡烛。彩窗被眩目的太阳光映照成光怪陆离的颜色。投落在地上的影子五彩斑斓。悬挂着的黑色音响其中颂唱着讴歌。暖光与金色与萧条的风簇拥着人群形形色色的衣裳在偌大的教堂中飘荡——黄色的黄色的黄色的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带粉色...

2018-10-03

浅析赛斯

真的是浅析...因为赛斯房间快开了我绝对肝不动为了防止奇奇怪怪的意外出现所以我来瞎bb一通

消息来源为贴吧,lof系列合集,不完全分析,欢迎贴下讨论(虽然我完全没时间回复就是了)


我想了很久,赛斯到底该是个怎么样的形象?

运营给出的说法是“平时很不着调,关键时刻却很靠谱”

图鉴给出的是“超不良”“有点大男子主义,不打女人”“情商很高”“懒,没有上进心”;会说“神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吧”,却又因为成为了神器使而担心过“会不会变成异教徒而被赶出去”

手账初始指挥使给的评价是“真有些让人想敬而远之,不过作为指挥使还是得好好合作才行吧...”

与指挥使混熟后会说“来教会听讲经保准很快入...

2018-09-24

晨雾(赛晏)

雯梓线第三天中央庭动乱,晏华一大早引开暴民后的脑补

晏华中心有,赛晏有

他坚硬的仿佛是一把刀,一柄剑。

无往不前,恍若金色子弹披荆斩棘,无情地击碎狂脊巨大的核心。

金色镜框下的蓝色眼睛窥破一切谜底。何时有人对他说过,以轻佻的语气,同样色样的眼睛。他觉得不自在,率先抽离了身体。

这不可以啊,晏华。

他的脚步不曾停歇。

偶尔也要放松一下... ...

神官的声音听起来竟有那么些的悲悯。

否则,你会折断的。

那声音太小,甚至没有在狭小的室内撞出回音。

他的脚步不曾停歇。他不记得曾几何时他如此飞快地奔跑,带起烟尘,带起水雾。像是某种仪式,在红色的黑色的青灰色的褪色橡胶跑...

2018-09-17

我终于也沦落到空有一番宏图壮志而不知如何下笔的地步了

2018-08-26
1 / 15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