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脐带绕颈三圈(全员向/多CP)

又名《为了JUMP销量老大们不会结婚》

完结向 全员向 倾城篇以后的都没有死


·

·

·


银新篇,银土篇:

坂田银时靠在墙上,默不作声,只是看着手术室的大门。新八走到他的边上,担心地唤了一句:“... ...阿银。”

“嗯,怎么了新八?”

“那个... ...”新八搔了搔脸颊,“阿银不打算... ...结婚吗?”

“那样子就真的落入JUMP俗套圈里了哦,销量会下滑的,会被编辑部腰折掉的,银魂。”银时抠了抠鼻孔,很快就把小指上的秽物弹出。

“其实现在跟腰折也没什么大区别... ...”

“千万不能这么说哦新八。”银时一脸正色,“想想看,〇神啊,家庭〇师啊,〇珠什么的,不都是经历了一系列风波才上来的吗。放宽心啦放宽心。”

“不你这么说了我才更担心我们会被腰折啊啊啊啊啊!”

“况且那些白痴还没这个打算呢,那么担心干什么啊?”

“... ...那些白痴?”

“嗯。多串君啊,假发啊,辰马啊,还有高杉那个混蛋。”银时仍然盯着那扇门,“毕竟都是银魂主要人气角色啊,结婚什么的太掉档次了,会被读者追杀的哦,〇〇〇〇。”

“... ...〇〇〇〇是想指什么啊!是〇〇〇〇吗!绝对是吧!!”

银时没再接他的茬,只是回过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新八,小神乐快要出来了。”

“——什么?这么快??”

“啊,可能那个母猩猩也快了。”他挠挠脑袋,“那么,我就先走啦。”

“喂阿银!你要去哪里啊!!”

“暂时不想看见邪恶的丈母娘这一类的人啊,阿银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这些人了。所以啊,记得告诉我小小神乐长得像谁哦。”

“既然那么想知道就自己去看啊混蛋你是不敢直面现实的笨蛋老爸吗天然卷!还有邪恶的丈母娘是什么啊!!那种东西不应该是我来担心吗——阿银!!”

新八几步冲上去,一把拽住银时的手腕。

“... ...还不去接新娘子,会被哥哥就地处决的哦,新八。”

“——被你说眼镜也好,小小神乐长得像副眼镜也罢。阿银。”他忽然抬起眼睛,眼里闪着锐利的光,“... ...我——”

他颓然地放下了手,深吸了一口气:“... ...早点回来。阿银,我们真的希望... ...你能有个归属。”

“全天下的粉丝都是这么想的啊。”坂田银时无所谓地掏了掏耳朵,眼神放空,“可那样子银魂就真的没有未来了哦,什么Z啊X啊二代新开什么的就再也不会有了,什么都圆不回来了哦,真人版啊游戏化啊都不会有的。”

“那么,照护好神乐,别让那丫头拆了这栋楼。”

他摆摆手,沿着消防梯一路向上走,爬到了天台上。

土方十四郎正趴在那儿吸烟。坂田银时盯着他的烟圈,靠在几米开外的地方,没有说话。

直到土方十四郎掐灭了手中这支烟,他才听见那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 ...天然卷,上来干什么?”

“大猩猩的味道太重了,上来吹吹风。”

“混蛋,有你这么说我们局长的吗。”土方不耐烦地回头看他。银时恰好低下了脑袋。

“有什么关系,局长这种东西就是代表真选组的存在吗。”

“再说一句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介错。”土方把手抚上刀柄。

“喂喂,放松一点啊土方氏。”

“你喊谁土方氏呢——”

他噤了声。两个人一前一后都沉默了。

过了很久,等到天边的残阳抹红土方十四郎的脸,他重新点上一根万宝路的时候,他说:“... ...那家伙,不会回来了。”

“... ...”银时没搭话。

“... ...无论是谁,谁都回不来。”

土方很烦躁地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仅仅烧了半截不到的烟狠狠摁灭在金属栏杆上。他抬起布满血丝的青蓝色眼睛,问道:“总悟和近藤老大的孩子... ...长什么样?”

“哈,阿银我怎么会知道?想知道就自己下去看啊。”他背过身子,蹲下来在怀里找着什么,“难道你会觉得他们像你吗?”

“好歹我每晚都有给他们讲睡前故事。”

“没有被冲田君一脚踢出来吗?还真是幸运啊,多串。”

土方走到还蹲在地上的银时边上,拿皮鞋尖踢了踢那人的屁股:“天然卷,在看什么?”

“税金小偷还真是不友善啊。”银时揉了揉屁股,终于把怀里的东西掏出来,递给土方,“你也饿了吧?买草莓牛奶时便利店顺手送的——打折大促销,给你了。”

土方沉默地接过,揣进怀里。他冷峻地站在原地,像是在对人下逐客令。

“猩猩希望你早点下来。”

银时末了说了这么一句,拉开门下楼了。

土方只是盯着怀里面的激辣仙贝,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点燃了烟,强忍着没让眼腺里的泪水喷涌出来。

——如果三叶还在的话,他们的孩子说不定已经到他的肩膀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9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