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脐带绕颈三圈(全员向/多CP)

又名《为了JUMP销量老大们不会结婚》

完结向 全员向 倾城篇以后的都没有死


·

·

·


鬼兵队篇:

“晋、晋助大人!您居然来看我了,我好开心——!”

“万齐,”高杉无奈地扶额,对着检查报告无语凝咽,“你确定是这个结果?”

“脐带绕颈三圈。”万齐难得摘下了耳机,摇摇头,“这个情况不太好,但应该不妨碍她有活力。”

“晋助大人!”来岛又子又喊了一声,“那个!请为我和前辈的孩子起一个名字!”

高杉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河上万齐,万齐耸了耸肩表示他毫无办法。

“你不会吃醋吗?”高杉戏谑地用口型嘲讽了一句。

“晋助,又子她也看得懂唇语。”他无声地同样用唇语回复。

“——既然你知道我也会读唇语就不要不出声了嘛!”又子几乎从床上跳起来,被护士长一杆子敲回原地。

“检查室内保持安静!!!”气宇轩昂。

“——对不起!!!”

三人保持沉默,室内只有心电图嘀嘀嘀的声响。

“... ...晋助大人,”又子的表情变得很温柔很温柔,“... ...晋助大人您会因为这个孩子,就会把我开除鬼兵队吗?”

“和某个天然卷比起来,我还是很体恤下属的。”高杉轻哼了一声。

“那么,就叫她‘咚咚’怎么样?和晋助大人心跳一样结实的声音... ...”

“又子,怎么看这个名字都太随便了。”武市推开门进来,拉了一张折椅坐下,“应该要叫‘和子’或者‘美晶’这样温和的名字,这样子的小孩子才会讨人喜欢。”

“你的眼睛在发光啊,前辈。先说好,在她没有十五岁之前,我绝对不会让她见你的。”

“鬼兵队的事务不能因此耽搁。身为前辈,帮助后辈是我应有的职责。”

“都说了你的眼睛在发光了啊死萝莉控,你只是觊觎我的孩子吧。”

“不是萝莉控,是女权主义者。”

“干脆叫‘〇〇’吧,”万齐不知道从哪儿取下的三味线,正放在腿间悠悠地弹着,“还有又子,再这么说晋助,在下可是要吃醋了。”

“你到底想叫什么啊!为什么会出现‘〇〇’啊!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前辈!!”

“啊,是阿通殿下新专辑的名字。”

“怪不得会出现乱码啊!——不对!你用别的女人的新专辑名字来做未来孩子的名字,难道不怕我吃醋吗!!”

“那么,”武市摇了摇手指,“这个孩子就叫‘脐带’。”

“否决。”高杉摇摇头。

“‘绕颈’!”又子举手。

“一票否决。”

又子失落地垂下了脑袋。万齐自然而然地给人顺毛,顺便把最后一组词说完:“‘三圈’。”

高杉利落地拿起桌上的大头针挑断了河上万齐三味线的琴弦。

接下来就是三个人亮晶晶的眸子望着自己——高杉觉得有点吃不消,但还是往烟枪里头填满了烟丝,把烟嘴含在嘴里,笑着说出了他自认为最帅气的名字:

“‘小松松雨’。”

“... ...”这是又子。

“... ...”这是武市。

“... ...镫——”这是万齐。高杉成功又挑断了一根弦。

“... ...晋助大人,”又子指着河上万齐,“万齐前辈,呃,姓河上不姓小松... ...”

“‘河上松雨’。”高杉面不改色换了个说法。

“其实一开始是想‘河上小松松雨’的吧,高杉大人。”武市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么句话。

高杉面不改色,只是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很快万齐的三味线就拍在了武市脸上。

“晋助,我不会让别人质疑你的起名技术。”

“等等!这怎么看都像是参杂了个人情欲的名——根本就没有女孩子那种大气温柔可爱的——”

又子平静地装上消音器,对着地上不停挣扎的武市开了几枪。

“... ...既然这样,既然是晋助大人亲自为他取的名字——”又子爱怜地抚摸着小腹,忽然动作一顿,“... ...那就,这么叫她吧——”

“又子!”万齐停止了施暴,慌忙拖住了少女的腰间,“晋助,麻烦了!”

“已经按铃了。”高杉托着下巴,脸色同样不太好看。

手术车被火急火燎地推进手术室。高杉站在万齐的边上,想了想,还是把烟枪拿下来,收进怀里,说:“名字这种东西,还是自己想了比较有意义。”

“那刚才那个,晋助... ...?”

“我开玩笑的。”

“... ...”

今天自家上司的心情仍旧忽好忽坏。河上万齐打算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滥用公费去重新买一把三味线。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