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梦间集/all无】无剑无剑,这世界上最美的绿竹棍是谁①

私设一堆 大概就是个全世界都在宠无剑而主角可怜兮兮独自抱团哭泣的故事

江湖武器paro 可能你们见过的奇奇怪怪的武器不管朝代时刻空间都会出现在本文中(什么

·

·

1.

我不是无剑,也不是天下形形色色的寻梦人。

我是非刀,来自天竺。

那迦是住在我老房子隔壁家的邻居的亲戚。

最近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2.

我和无剑算是老相识了——其实我和其他四剑都算是老相识,甚至我比他们都还要年长一些。

但只有无剑记得我,因为只有这小子年纪是最小的。紫薇一长大就飞出去了,估计连我的面都没有见过。

无剑曾经对于我的措辞表示极大的怀疑。他说这不可能,如果你早已存在于剑冢,又怎会无人知晓你的存在?

“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文绉绉的?”我说,“失去记忆时你可不是这样子的,就连小时候都是冷冰冰的。啊,对了,我还记得你以前——”

无剑伸出手,把我的脑袋摁进了米缸。绿竹在一旁嗷嗷乱叫,大喊着非刀你简直糟蹋了天下最好的大米!

混蛋,给我看看边上,边上的那个才是罪魁祸首!!

还有!随随便便跑进别人的厨房里做叫花鸡,绿竹你还好意思了,啊!谁替你垫付的饭钱!!

“抱歉啦非刀,等我做好后也给你一只尝尝!”

难道一开始就没打算为我准备吗!

无剑那家伙被你喂得白白胖胖的,能不能顾及一下我这骨瘦如柴的人的感受啊喂!

“嘿,无剑你来啦,来张嘴!尝一下... ...”

我看见以前在剑冢里那个冷冷清清却时不时嘟个嘴的小孩子此刻天真可爱的蹦蹦跳跳地凑过去一口含住了绿竹的筷子。

我:“喂——!!!”

 

3.

无剑的话很多的,多到有些颠覆我的想象。

后来我才从绿竹的口中知道这家伙失忆了。

好吧,既然这样,原本还打算回天竺找那迦的,看样子就不得不去找他了。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想要掏钱的时候却发现两手一抹空。

“呃... ...绿竹你在吗能不能帮我——”

我回头,绿竹的翩翩衣角正好消失在门外拐角处。我差点没一口血从喉咙里呕出来。

你要急着给无剑送叫花鸡也别在这个时候!谁替你付的钱!!谁忍受着你无限制地宠溺他啊混蛋!!!找回记忆才是关键啊!!!把那个清冷的超级无剑还回来啊!!!

老板满面微笑,一副小子你瞅啥我就看你闹什么花样。

把那根长柱子放下,老板。

“老板啊,你看... ...我这副样子,那个,您相信我是被劫去了钱财吗... ...在您这里做活补偿都是可以的——好好说话!!好好说话老板!老板!!!”

这店名为茶水。没错,就是很朴素的名字,茶水。但在这魍魉横行的世道间,要朴素下去没有一点底子是不行的。所以这位不知何名何姓的大侠,正抄着一把或许是装修时遗留下的废弃横梁朝我挥来——

“大侠冷静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抬起胳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4.

“不知先生何名?这茶水钱我便替这位兄弟付了,还请莫要为难。”

一阵破空声袭来。我睁开眼,老板手里的横梁已然碎成一段一段,噼里啪啦摔在地上,将木地板戳了一个个洞。

我:“... ...”

这位白衣大侠好是厉害——我难道要这么说吗!老板的目光仿佛都要杀人了啊啊啊啊啊!!

难道... ...这位大侠好身手,只不过这白日之下,穿这冬日衣裳是否有何不妥... ...

光天化日,未做伤天害理之事。这身着装,又有何不妥?

完了,已经想象出这位大侠的回话了,我还是乖乖闭嘴吧。

我捂住嘴,瞪着铜铃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不声不响地对峙。

毛领大侠:“... ...”

神力老板:“... ...”

神力老板:“... ...咳,少侠好身手,那么俺老孙便不再多纠缠了。”

他摸走搁在桌上已久的碎银,握拳放置唇边轻咳一声:“既然都发问了,那俺老孙也就不遮遮掩掩——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定海神针是也。”

我:“... ...”

果真是通天的神力,通天的底子,通天的茶水——果真对得起这茶水的名号。

 

5.

“在下倚天剑。”毛领大侠——咳,倚天剑言简意赅地介绍了下自己,“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哈... ...这不过是世人的遐想,我早已将毕生献于剑之大道,世人眼中的成败得失,是非恩怨,于我均是,不值一顾之事。”

我:“... ...”

我与倚天走出了这千疮百孔的茶水大门。一回头,就瞧见一个顶着一头张扬红发在边上饮酒的人。

如果不是大嚓嚓蹲着,驼着背,一手支着刀一手提着酒壶,光看这人的脸还是有点帅的。

我:“... ...”

倚天:“屠龙,你怎么在这儿?”

屠龙:“哈,还不是看你折腾的时间长了,绿竹回来却不见你人,只好过来找你。”

倚天:“你这样子,成何体统。不像话。”

屠龙:“那又与我何干?我心中只惦念天下最强。倚天,来分个胜负吧!”

我:“... ...”

屠龙:“嗯,这是何人?”

我:“... ...”

倚天:“屠龙,莫要无礼。这是非刀,我瞧他与绿竹认识,又遭恶人刁难,便出手扶持一把,今后路途中也好相互照应。”

屠龙:“啧,你说是便是吧。只这家伙可别拖我后腿才好。”

我:“... ...”

又遭恶人刁难... ...倚天,你这么说,可听过那齐天大圣的名号。

 

6.

你还在为三花三花三花那迦那迦那迦而担心吗?

不必惊恐不必惊慌!少一人备战更易拿战役结算三花!点击就送免费非刀,不是倚天屠龙,不是三花不是那迦,是西域神赐天竺特色!仙人掌!

你还在为战队四人不够用而烦恼吗?还在为不称心的三花而头痛吗?还在为那迦天国而撕心裂肺痛哭流涕吗?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因为你有了非刀!来自天竺的非刀!那迦的老家,那迦的隔壁,那迦的那迦充满的西域文化的地方!不用浇水不怕晒太阳!命硬懒人随便养!一年四季常青树,就是不开花,不开花!只要998,998!只要998,就可以将仙人掌般顽强的非刀带回家!带回家!!

 

7.

我与倚天屠龙二人赶回临时驻扎地,就看见绿竹凑在金铃索边上摆弄着那只叫花鸡。

“诶,你们都回来了?快来尝尝我新做的叫花鸡!”

然后绿竹站起身来,把鸡分给大家。我瞟见无剑边上的一摞骨头,他这已经在吃第三只。

我:“... ...”

绿竹忽然站到我面前:“那个,实在是抱歉啊非刀... ...我一时心急,你的钱包夹在我的斗笠里了——给你造成麻烦了实在对不起!!”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腼腆地笑了。我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倚天屠龙正在谈论不知道是天下最强还是剑道劳什子的玩意儿,金铃根本不想理会我们,而无剑黑色的眼睛里无限循环着一句话:别怪他是我不好不要为难他了他也不是故意的非刀你就看我们的老相识就略过这次小失误了吧你瞧倚天这不是帮你解围了吗绿竹也不是有意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我:“... ...”

我感觉心头中的那股燃烧的火焰逐渐熄灭了,看见绿竹愧疚的神色也不忍继续为难他——才怪勒!你以为我是言情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吗!我可是非刀啊!形形色色的寻梦人投入无数片金叶子哪怕三花具顶也不会出现在你们卡槽里的非刀啊!全天下独一无二仅有的仙人掌啊!区区绿竹你以为我会放在眼里吗!!拿了我的钱包抢了我看着长大的崽儿管他天王老子还是四大神兽我全都不会放过!!

我勾起唇轻笑一声,拍了拍绿竹的肩膀——

倚天的筷子不小心错了位,一块鸡肉掉进了酒缸里。

屠龙一口酒噎在了喉管里,手一抖将酒缸拍了个稀巴烂。

金铃仍然是你们这些凡人我不想与你们为伍我要赶紧回古墓。

无剑伸出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8.

五个人其乐融融,窝在火堆旁一齐吃着绿竹亲手做的叫花鸡。

“绿竹,你这叫花鸡口感不对啊。”我砸吧砸吧嘴,举起筷子说。

“你莫非是舌头长歪了。绿竹做的叫花鸡乃天下一绝,怎会有口感不对一说。”无剑挑了挑眉头,不满地反驳。

“护犊子护到家里了?这家伙又是你什么人啊?”我反问。

“在我孤苦无依一人流落到冰火岛时,是他出现在我身边,护我周全。”无剑笑了,“倒是你,口口声声说认识我,那么之前,你又在何地风流呢?”

“混蛋,翅膀硬了是吧。你何时见我风流过。按理来说就你现在这脑子,我们应该算是刚刚见面。”

倚天屠龙依然在状况外大谈最强与剑道,金铃高冷地表示你们好烦不想和你们同流合污,我要变身屈原。绿竹实在看不下去了,端着一盆新的叫花鸡过来劝架。

“好了好了,别吵啦,来试试我刚做的叫花鸡——”

“无剑,我跟你说,我曾踏遍世间万物,最远抵达漠北江南,涉足西域边界,远观东海。我也算是半个吃遍天下美食之人,想当年我还带你去江南吃过那一绝的叫花鸡——”

绿竹直接把一块肥嫩的鸡腿塞进我的嘴里。

“——好烫!!!”

我把那只鸡从嘴中拔出来,拍在绿竹脸上!

“给我尊重一点前辈!别看我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去问问那迦,我可是在天竺掀起过腥风血雨的人啊!!还有无剑你小子那时小的要死估计也不记得那味儿了,我认识丐帮帮主打狗棒,他手中的叫花鸡那才叫天下一绝!我与他曾畅谈人生举杯共饮,在我启程去往天竺的那一晚他还特地煲了鸡汤送来为我送行!”

“丐帮帮主早就尝遍天下美食,只等现在这江湖美食再被颠覆的那天罢了。”我灌了一杯茶,换来倚天不悦地一瞪,“那你又是谁呢,绿竹?嗯,脸色怎么那么差?”

无剑拽了拽我的袖子,伸手用帕巾擦了擦绿竹油腻腻的脸。绿竹的脸色越来越黑。

“莫不是假冒的丐帮帮主?”我嗤笑一声。

绿竹的脸已经黑成了烧焦的印度飞饼。

        ---TBC---        

手残删了原帖 然后选择加料

那迦才是主角

大坑 完全不会圆 和原著毫无关系 OOC属于我

一堆对话 文笔被吃 小学生流水账日记系列 不介意的话还请食用时不要呕吐

**主角非无剑

***除了游戏中设定的女性角色外 其余一概男性

****疑似搞基实际不搞基



评论 ( 1 )
热度 ( 55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