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梦间集/all无】无剑无剑,这世界上最美的绿竹棍是谁②

私设一堆 大概就是个全世界都在宠无剑而主角可怜兮兮独自抱团哭泣的故事

江湖武器paro 可能你们见过的奇奇怪怪的武器不管朝代时刻空间都会出现在本文中(什么

·

·

前文戳这儿←

9.

无剑的手放松了。他垂下脑袋,不再说话。

屠龙终于察觉到这边不对劲了,走过来一把揉乱了无剑的黑发——

然后恶狠狠地往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我:“——???!!!”

屠龙:“你这家伙,又说了些什么浑话?”

我:“... ...”

我们才相识没多久啊!你又了解我多少啊!!

不就是跟倚天一同回来了吗!脾气要不要这么大啊喂!!不就是看你蹲着喝酒不愿沾上泥土吗,又怎么了!人这辈子没几个黑历史供人嘲笑便算不上是完整的人生啊混蛋!!!

“哈... ...哈哈... ...”绿竹的肩膀耸动,一副怒极反笑的样子,“既然这样,非刀你既这么说,那么我... ...”

我:“... ...”这孩子,有话直说啊。

我拍了拍绿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叹气,说:“江湖中事,终归是有诸多不顺。丐帮帮主被冒充也不算一日两日,一个两个的事情。你既这么热衷于做叫花鸡,莫不是——叫花鸡帮帮主?”

无剑:“... ...”

绿竹:“... ...”无语凝涩。

屠龙:“... ...”一脸状况外不清楚你们在说些什么。

倚天:“... ...你们在作甚,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明日还要赶路。”一脸状况外却仍旧要装成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绿竹:“... ...哈,哈哈,是啊,”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挠了挠脑袋,“对不起啊无剑... ...你一开始醒来,那副警觉的样子。我真怕我说了我是叫花鸡帮的... ...你会不信我。”

无剑走上前,顺了顺绿竹的毛:“我怎么会不信你?比起这不正经的非刀,我更愿意信你千万遍。”说完回头剜了我一眼。

我:“... ...”

儿大不中留。玄铁,你老家伙在吗,你的大儿子正抓着你的小儿子在一棵柳树边咬耳朵,没眼看。

 

10.

我:“既然你那么想做叫花鸡讨无剑那孩子欢心,我哪天就勉为其难去找一趟打狗棒,问问他这最正宗的叫花鸡怎么做。你也不必如此劳神费心了,唉... ...”

绿竹:“... ...”

无剑:“你们还在吵什么呢?明日还要赶早前往昆仑,还不去睡?”

我丢下一脸蒙蔽的绿竹,回头去看。无剑站在崖顶,迎着镀了月光的风。他的眼神朦胧而迷离,带着不经人世的茫然与脆弱。他看见我望过来,伸手将吹拂到眼前的黑发别到耳后,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恍若春日里江南柳絮般的风。

 

11.

前往昆仑前我们先下山给冻傻了的屠龙买了一件衣裳。

 

12.

屠龙:“习武之人,怎会因区区寒凉而屈服!想让我穿衣,还先问问我手中的刀——”

屠龙响亮地打了个喷嚏,口水唾沫喷了无剑一头一脸。

无剑:“... ...”

屠龙:“... ...这冰天雪地正是比武切磋的好地方,倚天,我们来切磋一场吧!”

倚天:“... ...你先把衣服穿上。”

 

13.

打完冒出来的一群魍魉后,平静的昆仑山雪崩了。

绿竹:“嗯?这轰隆隆的是什么声音?”

倚天:“雪崩。”

绿竹抓狂:“那你还这么淡定?!”

屠龙:“闭嘴,跑!”

我:“... ...”

那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事后等我们跑出雪崩范围,又将自己从雪里拔出来时。我摸到屠龙边上,一本正经地问他。

“屠龙。”我说。

“嗯,什么事?”屠龙坐在一边忙着擦他的刀。

“方才那雪崩... ...不会是你那个喷嚏作祟,我建议你还是把衣服穿上——”

屠龙只是伸出手,把我的脑袋结结实实塞进了雪堆里。

 

14.

“屠龙小弟,这么对待别人可不是好的风范哦。”

“——圣火,是你?!”

圣火:“屠龙小弟,要不要来和我叙叙旧?”

屠龙:“别每次都用那么肉麻的称呼!”

我:“... ...”

把我拔出来啊先,混蛋。

无剑呢,又被叫花鸡拐走了吗混蛋!!

 

15.

“屠龙小弟,我觉得这冰天雪地的,你还是将那边的大毛毫搭上比较好。”

“都说了别用这么肉麻的称呼了!!”

倚天:“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金铃:“噗哧!”

绿竹抱着一团柴火:“诶,倚天大哥的话是什么意思?”

屠龙:“就是不管他说什么,权当他在放屁!”

 

16.

我:“... ...屠龙,我觉得倚天的意思是让你把衣服穿上——”

屠龙走过来,直接抬脚重新把我的脑袋踩进了雪里。

圣火:“哎呀哎呀,屠龙小弟脾气那么暴躁,你还是受伤动不了的时候比较乖一点。”

屠龙:“再这么叫我就杀了你!!”

我:“... ...”

倚天,下次也给他买一条裤子。秋裤,贴身外穿的各来一条。

 

17.

大半夜的无剑不见了。

我睁开眼,发现偌大的营地不知何时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 ...”

那迦,我好想你,你快来背我走山路。

我认命地爬起来,往着营地外的方向走去。

然后我就看见了蹲在树上跟偷窥狂一样注视着茫然无措的无剑的绿竹。

我:“绿竹?”

然后这伏在树上吹雪的绿竹棍听见我的声音就害怕地一股脑儿从树上滚了下来。这昆仑山我们现在处在西面,绿竹这副样子好一个西门吹雪。

我:“西门吹雪,你这是干甚呢?树上可没有鸡。”

绿竹:“... ...咳咳,咳,西,西门吹雪是何物?”

我:“啊,抱歉——那你在这儿干嘛?树上也不会有金铃的。”

绿竹:“... ...我来,抓燕子啦,哈哈哈哈... ...”

昆仑山白雪皑皑,哪里会有燕子——

然后我听见无剑的尖叫!我与绿竹对视一眼,飞奔过去!只见一人眼蒙黑纱,身材高挑,长发如瀑束成一摞高马尾,身轻如燕,正在雪地上疾驰,银白的马尾仿佛泛着水光,像极了江南水乡那波光粼粼的模样。

绿竹:“无剑!你怎么样!”

无剑:“... ...这里似乎有人在梦游。”

 

18.

天蒙蒙亮,终于我们等到一个金发大波浪卷的男人前来,领回了他家那只走失的燕子。

“本尊的飞燕劳烦你们费心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我:“?????”

看见你的燕子的睡颜真是不好意思啊?!知道了这只燕子睡觉时还会流涎水也真是不好意思啊!!踏进了你的领地没有被你打死是你仁慈是你忙着要回去安顿你的小燕子所以这怪我们咯!!!怪我咯!!!怪我出来捉奸为了我家孩子结果被瞎了眼!!!老毒物我诅咒你一辈子院子里都种不出草来!!!

 

19.

来来来,欢迎来到玄铁爸爸的育儿课堂。

昆仑山上有一只老毒蛇。老毒蛇饲养着一只小燕子。这小燕子啊也不是什么好燕子,比不上咱们自家剑冢村的小紫薇啊小紫薇,小紫薇啊多可爱,玄铁爸爸看见了爱不释手,连青光那个白痴也不得不说一声好啊一声好。咱们剑冢多人才,多人才,哪是昆仑山能比的那茬子咯,老毒物也只有老毒物和他的小燕子,这小燕子沉默寡言不是个好燕子啊。所以倚天你长大了千万别成了个闷葫芦,屠龙你长大也要收敛不要欺负花花草草,听爸爸的话别让他受伤... ...哎哟!死小子你们别打了哎呦!!

该故事由不愿透露姓名的非刀友情提供。据知情人士透露,讲述过这则故事的几位说书人正在地府打麻将,还差一人就凑两桌了!

 

20.

这就是为什么到后面我们仍然打不过灵蛇尊上的具体原因。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