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梦间集/all无】无剑无剑,这世界上最美的绿竹棍是谁③

私设一堆 大概就是个全世界都在宠无剑而主角可怜兮兮独自抱团哭泣的故事

江湖武器paro 可能你们见过的奇奇怪怪的武器不管朝代时刻空间都会出现在本文中(什么

·

·

前文戳这儿←


21.

“别在昆仑山待着了,咱们去喝桃花酿吧。”

“... ...酒乃禁物,我决不会沾染半滴。”

“不饮江湖酒,怎解江湖味?倚天,来分个胜负吧!”

“喂等等——是不是还有谁没有打——那个引魂镜还没有找到啊!”来自咆哮的无剑。

我:“... ...”

我:“金铃儿,你家住哪里?”

金铃:“——不要叫我金铃儿!住在古墓,怎么?”

我:“带我回去吧。”

金铃:“... ...麻烦离我远一些。”

 

22.

屠龙:“这桃树林里这么多岔路,怎会走着走着就回到原地?”

我:“恐怕是你刚才掘了人家树根下埋着的好酿,现在醉的看不清路了吧。”

屠龙:“... ...”

然后我就被屠龙一巴掌种进了地里。

 

23.

来年春天,桃花岛上会长出好多好多的非刀。

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

以后能将屠龙种进地里,那样就会有很多上岛就送的屠龙刀来造福后代的寻梦人,而不会出现屠龙短缺这种尴尬的情况。

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

以后能将倚天种进地里,那样就会有很多上岛就送的倚天剑来祸害后代的寻梦人,而不会出现一个屠龙将你栽进地里而没有倚天冷眼旁观的现象。

啦啦啦啦啦啦种太阳... ...

峨眉刺:“?????”

玉箫:“桃花岛上不需要两个太阳,还请回吧。”

 

24.

青光:“?????喂昆仑山的结界你们——喂回来啊!!!小爷我还没露脸啊 !!!”

 

25.

无剑又失眠了。

无剑失眠就会导致整个营地的人失踪,只剩下一个金铃索。

于是我一醒来,就只看见了盯着篝火发呆的金铃索。

我:“... ...”

我:“他去哪儿了?”

金铃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随手指了个地方,继续他的发呆大业。

我:“... ...”

金铃:“... ...”

金铃:“... ...有倚天屠龙的地方应该有他。”

我点点头,然后义无反顾地朝着金铃儿所说的相反的方向走去。

金铃:“... ...”

然后我就被恼羞成怒的金铃一铃铛砸下了悬崖,扑腾在河里摔了个狗吃屎。

 

25.

喔。木剑和无剑,深夜私自会面。五大三粗一看就不是好人有的奶奶灰卷发的农村壮男竟对孤苦伶仃踽踽独行于世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白莲花失忆少年下手!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收看今日的社会与法,我是非刀,大家好。现在我来为大家播报今日的头条新闻——震惊!年过六旬老人竟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现在让我们采访一下目击者。

青光:“为什么小爷的戏份会出现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咳咳,那个,可以为我打上马赛克吗?”

我:“可以的。”

〇光:“咳咳,那个,我与当事人从小就认识了。在他还没当爹前他还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只可惜... ...”

我两眼放光:“只可惜些什么??”

〇光:“自从他当了爹后,整天就想着对他的大儿子上下其手... ...小爷我都看不下去了,简直是痛心疾首啊,唉。”

我:“正是令人痛心不已啊。虽然很在意为什么孩子他妈一点作为也没有,但是首先,可以带我们去见一见当事人吗?”

〇光:“当然可以。让小爷用千里眼看一下,河岸的尽头就是玄〇那家伙了。”

我:“非常感谢——现在让我们询问一下当事人的情况。”

话筒转向玄铁。灯光师!灯光打亮!!话筒声音调高,别踩音响的线——好,开始!

我:“您好先生,可以描述一下当时您的心境与想法吗?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对你的儿子上下其手的?”

玄铁:“年轻人,上下其手不是给你这么用的... ...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你的好兄弟告诉我的这个词的正确用法。请叙述一下当天的情况。”

玄铁:“... ...青光那混小子,这种时候他怎么会在这里!在昆仑他没拦住你们几个吗?!”

我:“因为无剑没去昆仑。请叙述一下当天的情况。”

玄铁:“什么叫没去昆仑!难道昆仑的镜子你们没打破吗?!!”

我:“请叙述一下当天的情况。”

玄铁:“... ...”

玄铁:“... ...可以为我打上马赛克吗?前面不要播。啊,那个,最好声音也做一下消声处理好了,非常感谢。”

 

26.

我:“自然可以。”

 

27.

玄〇:“我家来自黄土高坡啊那个黄土高坡——呸,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了。那天其实没发生什么,就是〇天喝醉了,〇龙那个自称千杯不倒的小鬼也醉了。我也很烦恼啊但我又不能放着两个小鬼在外头受冻,而且〇天还和我约好了明天要上山切磋,〇龙也约了我明天讲白雪公主... ...所以我没办法只能带我那两个不省心的孩子进屋... ...”

我:“然后呢?”

玄〇:“还能有什么然后啊!这件事情到底被传成什么样子了啊!”

我:“... ...看样子那天当事人也醉得不轻啊。啊,这里收到一条来自匿名目击者的消息,他愿意为我们主动提供一些新的线索。”

玄〇:“!!!”

我:“非常欢迎您,冒昧的问一句,您的姓名是?”

我伸出手,被一巴掌不留情地拍掉。

“哼,我不是匿名来的消息吗。那么还麻烦给我打码谢谢。”

来人冷哼一声,并不多说话,只是无声地剜了玄铁一眼让他闭嘴。

格格:“那天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玄铁,不要狡辩了,你明明就亲了那两个小鬼,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然后呢?”

格格:“... ...不好意思,这个码请换一下谢谢。”

我:“没问题。好了,现在可以继续吗?”

明珠*:“嗯。倚天不胜酒力吐了,结果味道熏得屠龙也吐了,吐了玄铁一头一脸。玄铁那时走也不是放也不是,就尴尬地在那儿站着,吹了半小时的冷风还没缓过神来。”

我:“或许是屠龙的〇〇太火热了?”

明珠:“不排除这种可能。直到倚天那家伙打了个喷嚏他才意识到。这个新当爹的也不管不顾,完全不在意剑冢里还有其他人在,直接一把把两个小鬼扒了个干净。”

我:“... ...”

玄〇:“... ...”

明珠:“然后他自己也脱了个精光。三个人就赤裸裸的... ...赤裸裸地跑到寒风中吹冷风,走了大半天才找着山下一口清泉——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玄铁!!!”

玄铁:“紫薇!!!身为五剑的情谊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去天竺偷学瑜伽的事实告诉非刀!!!”

我:“...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怪不得那迦那时老跟我说中原来了个柔韧度极强的——”

紫薇:“不许记住!!!给我忘掉!现在,立刻,马上!!!”

紫薇软剑的软剑像一条蛇,就缠在了玄铁的重剑上。二人僵持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抽也不是,送也不是。紫薇眼睛一横,索性像根藤一样,直接盘在玄铁身上!

“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

这种时候收回去有用吗!!!五大三粗一看就不是好人有的奶奶灰卷发的农村壮男木剑你真的不出来阻挡一下你的同僚吗!!!

“紫薇!是谁让你随随便便把我可爱的儿子们的〇〇说给别人听的!!!”

别在这种地方消音啊!!!反而更让人误会了啊!!!

“——总之,别播出去!!”两个人胶着还一起气宇轩昂地大吼。

用什么播啊!微波炉吗——不存在的啊!!飞鸽传书还是八哥传书啊!!!

 

28.

事后我听说紫薇软剑离岛了。登上岛中心时我们只看到了玉箫。

只留下一个暴动的魍魉王。

我:“... ...”

我:“... ...紫薇,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拿... ...”

无剑:“非刀,你认识那人?”

我:“啊哈哈哈... ...哪人,那人?我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 ...”

无剑:“说来奇怪,你昨晚去哪里了,怎这么晚回来?”

我:“... ...”

失眠的是你!!不听劝阻跑出去的也是你!!!到头来回头怪我的还是你啊!!!

小祖宗啊!别人是一孕傻三年,你这是不孕傻到头啊!!

屠龙:“既然无事,那我们就先走一步。”

倚天:“告辞。”

玉箫:“... ...”

玉箫:“阁下... ...还真以为桃花岛是可以任你来去自如的地方了?”

 

29.

开什么玩笑。玉箫腹诽,碧海潮生曲还没让你们听,镜子也没碎,怎能让你们就这么走掉。

 

30.

“哦?那岛主的意思是不让我们离岛了?”屠龙挑眉,手径直抽出那把大刀,“那好,许久未战,那么战个痛快吧!”

“即使是杀了我,只要有着奇门八卦阵在,你也休想离开桃花岛一步。”玉箫将箫抵上下唇,“啊,峨眉,你也别妄想带他们出去。”

“可是小老虎——”

“闭嘴,我要奏曲了。”

“... ...”

 

31.

“这,这地动是海啸前兆!”倚天皱眉,竟徒手拦下屠龙将将挥出的刀,“不要贪战,此处即将溃灭,不宜久留,我们撤。”

“啧,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屠龙不满地啐了一口,拉上倚天拔腿就跑。

绿竹:“... ...”

金铃:“... ...”

无剑:“... ...”

我:“... ...阁下,是否是拿错了台本?”

玉箫:“——啊,十分抱歉。但还有重来的机会吗?”

绿竹:“恐怕是没有了,哈哈哈哈... ...”

然后绿竹被玉箫一箫子敲进了地里。

 

32.

开大的绿竹和开大的玉箫兵器长度似乎差不多长。

玉箫:“桃花岛新栽种一批植株倒也不错。我认识一人,居住西海峰林,那里竹子开的甚美,诸位有空可以去那里参观,说不定能寻到更不错的一根竹子。”

无剑:“... ...”

我拽住这位即将失控的小祖宗的衣袖,赔笑到:“那不知这... ...地里的这位兄弟做一只叫花鸡,可否赔他这失言之罪?”

“我不吃鸡。倘若想要赔罪,那便满足了这位小兄弟的胃口吧。”

绿竹的眼里仿佛在发光;无剑泪眼盈盈;我只是怜悯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桃花层叠间,一只老虎悄然探出头来。

 

33.

桃花岛上的鸡绝了种。

玉箫让我们把分水峨眉刺还有虎头金刀一齐带上,然后继续回去创造他的碧海潮生曲。

地动山摇。我们拖着昏死的绿竹一路行进,在上船的霎那桃花岛在我们身后,被滔滔江水咆哮着割裂成了九块。

金铃:“... ...这碧海潮生,威力竟如此之大。”

我:“... ...到底是多么腐朽的世道,竟让一位辅助奶妈类角色变成了无脑输出法师类啊。”

 

34.

这和“从今日起,各位便是我桃花岛的朋友,欢迎各位随时前来做客”不太一样啊!

我们来到了古墓。但在这之前,我们居然碰见了灵蛇。

灵蛇:“... ...”

灵蛇:“... ...为本尊打码。”

*紫薇 明珠格格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