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相性50问(八诞/银桂银)

新吧唧生日快乐!!

让你当主持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文力不够被迫写这种文体了...

生日快乐新八君!!!希望来年成为一副更加帅气的眼镜!!!

新:阿银?小神乐不在吗?

银:那家伙忙着去找阿妙玩去了... ...早点解决早点拿钱,阿银我还忙着去打小钢珠。

桂:银时,你这样子怎么能算是武士!沉溺于玩乐,成何体统!

银:你好吵啊假发。(挥手)别管他了新吧唧,快开始吧。

桂:不是假发是桂!

新:好的。  

 

 

1 请问您的名字?

银:坂田银时。

桂:桂小太郎。新八君,这些都是什么问题?

银:到后面你就知道了。

 

2 年龄是?

银:不知道。

新:阿银... ...这种东西不可能不知道吧。

银: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于这种东西官方随便说个数据糊弄过去不就行了——对吧假发?

桂:不是假发是桂!

 

3 性别是?

银:男。

桂:可男可女。

新:桂先生,请好好答题... ...

银:你把你看见的写上去就可以了新吧唧。

新:好的... ...什么叫我看见的啊喂!我看见什么了啊!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银:帅气迷人。

新:阿银,这不是性格。(豆豆眼)

银:那就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桂:银时,做人要实事求是,虚构事实不是武士的作风!就像我,我就是为了江户的黎明才来到了这里——

银(把人的脑袋摁进地里):那种东西几百年前就有了!别老是把旧时的设定翻出来啊混蛋!

桂:——不是混蛋,是桂!

新:我觉得你这废柴天然卷还是更适合不要脸这三个字。

 

5 对方的性格?

银:老妈子。

桂:... ...

新:桂先生?

桂:啊,抱歉。银时这个人... ...怎么说呢,完全让人看不透吧。

银:阿银我可是把自己剖开来摆在了你的面前哦假发。

新:阿银,好恶心。

桂:不是假发,是桂。你这家伙... ...

新:虽然平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候总是很让人心安呢,阿银。

银:... ...谁要你来评说阿银了哦,新吧唧。

桂(点头):或许是吧,新八君。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银:小时候吗?那就是在寺庙门前。

桂:动画刚出场的话就是大使馆门口。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银:正气凛然的样子,随时要冲上去和那群小鬼干架——虽然我完全不觉得假发会输给他们。

桂:不正经。这个人怎么能随随便便把武士的刀扔出去!

银:你就不能记点好的东西吗!

新:第一印象居然不是桂先生的长发?

银:松阳就是长发,一点也没觉得意外。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银(抠鼻):婆婆妈妈的吧,不知不觉也就习惯了他在身边了。

新:阿银,正经一点,这种词写上去也不太好吧。

桂:我也一样。习惯了银时在身边的日子。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银:唠唠叨叨,婆婆妈妈。

新:你刚才才说过喜欢的!(抓狂)

银:新吧唧哦,喜欢归喜欢,讨厌归讨厌,这两者完全不碍事。

新:什么奇怪的谬论啊!

桂:完全没有身为武士的自觉... ...自己的生活就不能检点一点吗!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银:嗯。(含糊不清)

桂:好。

新:意外地在这种地方变得很扭捏啊阿银。

银:闭嘴。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银:假发。

桂:不是假发是桂——罢了。(叹气)银时,从小到大我都这么叫他。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银:就这样,挺好的。

桂:好好喊别人的名字!

银(挑眉):像这样么——小太郎?

桂(一惊):!!!

新:... ...阿银,如果恶心地想吐的话,没必要忍着。还有桂先生,伊丽莎白先生在外面候着,需要去洗把脸吗?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银:猫头鹰。

桂(摇头):库瓦兹。

新:为什么呢?

银:因为这家伙晚上睁眼睡觉*。

桂:因为银时头发毛绒绒的摸起来很舒服。

新:... ...(眼角抽搐)

银:新吧唧,本体难受的话没必要忍着哦,换一副就好了。

新:别再玩这个梗了!!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银:护发素。

桂:草莓牛奶。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银:甜食星的单程票。

桂:银时,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身为武士,应当洁身自好,不能被甜食迷惑了心神!

银:那你和阿银〇〇时难道不是很享受阿银口中的味道吗假发?

新:——打住!打住!!再这么下去连深夜档都保不住了啊啊啊啊啊!!!

桂:咳咳,新八君,不必那么严肃。我只要毛绒绒的五月大夫就好了。

新:那种东西更不可能会有啊!!!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银:太吵。(掏耳朵)每天一大早就会冲到万事屋里来叫我起床。

新:... ...怪不得有几天万事屋格外的乱啊,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银:自然是和小神乐一起把这个白痴揍了一顿。

桂:完全没有身为武士的自觉!叫他起床这个人居然还——

新:... ...

银(把人的脑袋摁进沙发里):没关系新吧唧,继续吧。

新:... ...好,好的... ...

 

17 您的毛病是?

银:不交房租。

新:你也知道啊!!!

桂:热爱美味棒。

新:伊丽莎白先生反映很多次了。(黑线)经费被用到了奇怪的地方呢。

桂(正色):一切都是为了攘夷大业,尚且都可以容忍。

 

18 对方的毛病是?

银:啰嗦。

桂:不知检点。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银:又去吉原找太夫玩... ...每次被日轮月咏问起来,真的很让人不爽啊岂可修。

桂:去柏青哥店里一玩就是一天,简直就是荒度人生。

银:没事就去挑衅税金小偷,结果每次和土方见面时这家伙不爽就要拿我开刀。

桂:对于幕府的走狗完全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倒是你,欠给登势婆婆的房租,竟要我替你偿还。

银:那你就少从万事屋门前走啊混蛋,被那个死老太婆缠上我能有什么办法。况且你近日老是去北斗心轩,我已经被那位老爹找上无数次,被喂了无数颗羽毛球了。

桂:那便不要无所事事地在桥下发呆,还不如和我一起迎接江户的黎明!

新:... ...你们两个。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银:当着他的面蹂躏肉球。

桂:当着他的面扔掉一箱草莓牛奶。

新:要是这么干了这个世界都会被你们俩毁灭的吧!!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银:当着那些攘夷志士的面对这家伙干些事情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了。

桂:其实只是接吻。再过分一点我会出手阻止的。伤风败俗。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银(抱头):面馆。那时他吵着要吃荞麦面。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桂:和平常一样。银时不愿意吃,他就看着我吃。

新:... ...桂先生你到底是有多神经大条啊,那时阿银回来头埋进被窝里一整天没出来呢。

银:与其说神经大条,不如说这家伙完全不在意吧。

桂:毕竟我都习惯了。(抄手)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银:和平常一样。

桂(点头)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银:居酒屋吧。假发偶尔也会陪我喝上几杯的。

桂:不是假发是桂。顶多是避免你睡在外面被吹得第二天感冒罢了。

新:还真是贴心呢,桂先生。

桂:总不能放任这人一人喝闷酒醉了后没人管他。

银:阿银我是那么不自制的人吗?醉酒了也会乖乖地跑回来再耍酒疯的。

新:... ...完全没有说服力啊,阿银。耳朵红了哦。

银:那是空调坏了的缘故,太热了。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银:亲自下厨,把人带进万事屋里吃顿好的。

桂:武士不可沉溺酒肉乡。

银:你抢菜不是挺开心的吗!

桂:咳咳,武士不可拘泥于小节,不吃饱如何有力气攘夷?

新:... ...阿诺,那么桂先生会在阿银生日时干些什么呢?

桂:他生日时会有你们陪伴吧。(顿)在一切结束后我会去找他的。

银:“把自己的身体作为礼物”这种东西,你是从哪儿看到的?阿银我是这种人吗?(挑眉)

桂:都说了武士不必拘泥于小节!

新:桂先生,脸红了哦。... ...还有阿银你偷笑个什么劲啊,明明那天晚上回来风光满面的。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银:这种事情,早就不记得了。

桂:顺理成章地就走到一起去了。

新:那么换个问法——是谁先把对方〇〇的呢?

桂:新八君,武士不可将其言说。

银:看样子阿妙最近做的煎鸡蛋还不够啊?你说对不对,新吧唧?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银:... ...

新:难得没什么话可以说啊,阿银?

银:男人偶尔也需要沉默啊,混蛋。

桂(颌首):就像是喜欢毛球那样子喜欢。

银:这种比喻阿银宁可不要啊... ...(扶额)好吧,就像喜欢草莓牛奶那样子喜欢。

新:阿银那千回百转的表白还真是让人苦恼啊桂先生。

桂: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他这样子了。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银:... ...

桂:爱。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银:一本正经地和我谈过去的事情。

桂:要求乖乖地站在他身后,一切交给他来就好。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银:把这白痴摁在墙上先〇〇再××。

新:——不要再说了!真的会腰折的啊啊啊啊啊!!

桂:不是白痴是桂!如果真的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叹气)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银:嗯。(含糊不清)

桂:可以,如果不适合那就分开。被感情所约束不是武士的作风。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银:开什么玩笑?假发怎么可能会迟到。

桂:直接去万事屋敲门,估计又睡过头了。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银:眼里泛起水光的时候。

桂:咬牙隐忍的时候。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银:嗯?是新吧唧你看小〇书时的那种心跳加速吗?

新: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不对!我怎么会看那种东西!

银:无论是动画直播还是DVD录播,大家都知道了新吧唧你看小〇书的事实了哦。没有关系的新八,男人嘛,总是要长大的。

新:——别给我转移话题!看小〇书怎么了,这才是男人的表现!!

桂:新八君。真正男人的表现应该是去吉原找一个美丽的太夫畅谈人生,而不是躲在家里自甘堕落啊。

新:你那才叫自甘堕落啊桂先生!!

桂:这只是武士基本的修养。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银:假发难得闭眼睡觉的样子——不睁眼的时候还是蛮好看的。

桂:睡午觉时的样子。

新:MADAO大叔睡觉时的样子也能让人心跳加速啊... ...(豆豆眼)

银:这就是新八你至今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嬉笑)

新:?!!咚哒凯?!!!

 

37 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新:阿银真的是撒谎王呢。

银:这个名号太没有派头了,银魂的顺位会一路下滑的新吧唧,给我换一个。

桂:有!经常骗我什么隔壁宠物店新开张,结果跑过去都是一片荒地来着!

银:你要是又因为和税金小偷那儿发生了什么争执能不能打个电话!别用什么“不小心流落到仙女星系上没钱买飞船票回地球让我给你打钱”这种一看就知道是蠢话的谎话!

新:但这不还是给桂先生打钱去了吗——阿银你的钱真是用在了奇怪的地方啊。

银:阿银我全部的钱都用在你们这些死小鬼的身上了!费劲给你们收拾烂摊子我容易吗!给我心疼一下辛勤劳作的大人!

新:辛勤劳作这个词还真不能用在你的身上。(豆豆眼)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银:阿银这样子就很幸福了。

桂:和银时在一起就足够了。

 

39 曾经吵架么?

银:吵。

桂:吵。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银:... ...有很多吧?(挠头)口味不合啊,观念不一致啊,养阿猫阿狗的问题啊,明明都有一个定春了再来一只阿银可受不了了。

桂:战略上的意见分歧,陌路后的情绪失控。

 

41 之后如何和好?

银:来一炮。

新:麻烦你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开黄腔。

桂:自然而然就和好了。我们都会去互相找对方。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银:阿银我可是现实主义者。在当下过的好就足够了。

桂:如果可以的话。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银:这个励志成为火锅将军的白痴居然给我夹菜。

新:阿银你真的是意外地容易满足... ...

桂:放任我去干我自己想去干的事情,一回头就能看见他在我的身后。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银:在他惹恼税金小偷后给他收拾烂摊子。

桂:放任他吃甜食——武士怎么能沉溺于这种软弱的食物!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银:... ...这是什么话?非要说的话就是这家伙去吉原的时候吧。

新:明明是阿银去吉原的次数更多一点哦。

银:比起在那儿只是喝酒,阿银的尺度可比这家伙小多了啊。

桂:和幕府的走狗很接近的时候?一直很像说服自己银时只是为了打入内部并且要一锅端了对方,但还是很想把屯所炸了啊。

银:你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混蛋。

桂:不是混蛋,是桂。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银:他可不适合花,安心当个竹子就行了。

桂:蒲公英。如果他真的有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他。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银:多了去了。(挠头)

桂: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银:天然卷。

桂:身为大将的职责。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银(笑):否则你还能在这儿吗,新吧唧?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银:永久吗... ...如果是到死的话,阿银我随时奉陪。

桂:这家伙从来不让人省心,我怎么会放下他一个?

 

51 ????

新:诶... ...这是怎么回事?这道题是哪儿多出来的?

银:嘛,可算来了啊?

桂:麻烦了,Leader和阿妙小姐。

新:——姐姐?小神乐?

神:叫女王大人阿鲁!本女王屈尊给你去挑选蛋糕,还不跪下来好好向我感谢阿鲁!

妙:生日快乐哦,小新。今天是没有猩猩的一天,让我们好好庆祝吧。

银(笑):生日快乐啊,新吧唧。

桂(笑):新八君,在新的一年里也要努力向着自己的武士道前进哦。

新(愣):... ...

新(笑):谢谢,我太开心了... ...谢谢大家!!——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混蛋!这样子还叫银魂吗天然卷你给我把你手里的眼镜布放下!!!别往我脸上擦你这混蛋!!!

*猫头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睡觉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