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阴阳师/黑白】当一方死亡的时候

文章内容如题 十分短小~~

我发誓我一定会产HE!

在这之前先拿短篇BE糊弄下吧【不

依然逆官方设定!一堆文字符号不要在意!!大字OOC属于我!!!属于我!!!属于我!!!!

 
 

=====================================

鬼使白:

 

1.

“鬼使黑呢?”

“他辞职了。”

“他去哪儿了?”

“他转世投胎去了。”

“不可能,我尚在此,他怎么先我投胎去了?”

“他本无遗愿,不过是执念较深的厉鬼罢了。此刻看开了,也就卸了鬼使的职务,投胎去了。”

“... ...可——”

“你未帮过他什么吧?”

“... ...是。”

“这是他的权利,只不过他自愿留下,陪了你几十年。”

“... ...他还会回来吗?”

“这便看你的造化了。鬼使白,你话太多了。”

“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不要再问了。”

2.

工作效率最近奇高。

身边十分安静。

一时间竟不适应,工作效率又极其低下了一段时间。

鬼使白记得那日,自己摇摇晃晃地出了冥府大门。他持着招魂幡,不停歇地履行着鬼使的职务,日复一日。他帮过迷途的鬼完成心愿,再目送他们喝下孟婆汤,阎魔在一旁笑得暧昧,调侃他这样子下去,你可要成为我永生的鬼使了。

鬼使应该有两个的,他面无表情,看着孟婆笑嘻嘻地引别人喝下汤,回答。

阎魔敛了笑,你不打算投胎去找他吗?

规矩总要守的,他的眼神飘渺向很远很远的地方,两个人如果都没了记忆,那投胎又有什意义。

3.

「你对你哥哥还真是用情至深。」

「... ...都说了我们不是兄弟。」

「那么,那么执著地守在这里等鬼使黑,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想起什么事了吗?这样的话我可要回去罚孟婆的啊。」

「... ...不,不关孟婆的事,只是... ...习惯而已。」

4.

阎魔不明意味地笑笑,用拇指揩过上唇。她看着鬼使白眼角的一抹红,不徐不慢。

鬼使白只是含糊不清地辩解,攥紧了招魂幡的旗杆。阎魔仍然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要把他看穿个洞。孟婆却被阎魔的话一下吓得发懵,蹲在牙牙后头瑟瑟发抖,生怕阎魔真把她扔锅里去。他看见,无奈地走过去劝说,大人是不会把你扔下锅的。

... ...真的吗?

是啊,是真的。

5.

于是他翻开生死簿,里面记得满满当当,唯独没有鬼使黑的名字。他翻本的速度很慢、很慢,倏地一顿,手下不稳撕了一个角,才意识到鬼使黑根本没有说过他的名字,他又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可能翻得到。

『那种糟糕的记忆,只需要我全部记得就够啦。』

『你啊,就好好地去转世投胎吧。』

『你这样子又如何让人放心。』

『哈哈哈!弟弟,那么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弟弟就够了!』

喔,那时的鬼使黑似乎是在笑。

捂着肚子,后来直接滚在了地上,好像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6.

 

是啊,是真的。

——他被魔物狠狠抽飞。

撞在树干上,震得树上落下一大簇雪将他掩埋。鬼使白拨开眼前晃动不止的白色,探出头呼吸。他伸手去够远处插在雪地里的招魂幡,耳边充斥着嗡嗡的响,类似于老旧收音机空频时的杂音,连着雪花一起炸在耳廓中,视网膜里。

他找不到鬼使黑,惊慌失措,在空中胡乱挥了几下手才意识到,他早转生去了。

——只是不习惯。

不习惯没有人在他耳边聒噪,一路叽叽喳喳地喊他“弟弟”;不习惯没有人在工作时伴在他身边,战斗时硬死硬活挡在自己身前;不习惯没有人在床上,藏在被子里,等他上床时一把揽住他,笑着怀抱他入睡。

他终于够到招魂幡,熟捻地结了个咒印把魔物恶鬼封冻。蓝色的鬼火为他引路,只不过那条路上,没有鬼使黑。

他愿意等,等上十百千年去等那个男人的魂魄再次归来。只不过,他不知他到底等不等的到。

他找不着生死簿上,鬼使黑的名字。

 

 

7.

 

蓝色的鬼火熄了,鬼使白摸黑回了冥界。进了宅邸,又窄又湿的廊道里爬着小型爬虫,他挥舞旗帜将它们赶散,看了看卧室,才发现这张床冷了好久好久了。

没有人天天凑着他,喊他弟弟了。

没有人了。

 

 

鬼使黑:

 

 

“鬼使白呢?”

“他辞职了。”

“哈,别唬我了,他去哪儿了?”

“他转世投胎去了。”

“那小子终于开窍了吗,这样也好,他不应该呆在这中又湿又窄的地方。”

“... ...那么,你那碗孟婆汤,也该喝下了吧?”

“这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只有他过得好就足够了。”

“——那便和我走吧,鬼使大人。”

“好。”

===========================================

这一对tag神难打【趴

评论 ( 7 )
热度 ( 98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