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多CP/杂】各阶段银桑38文(序 一.)

这啥 几个月前的文了 丢在lofter里可催促更新

多CP 星号备注自行对应

高亮瞩目 几个月前 设定难免偏差 请不要对应漫画发展 我们走日常

 

==============================

 

 

序.

吉田松阳【以下简称松】:大家好呢,这里是——坂田银时各个年龄段三十八问的现场直播。我是吉田松阳,是节目的主持人,同时我一旁的桂小太郎与高杉晋助也将与我一同担任本节目的主持人。

高杉晋助【以下简称高】:... ...这算什么,全体成员摘除FLAG后的大团圆结局吗?

松:怎么,不开心吗晋助?

高:... ...只是有一点点的不甘心,有种付诸东流的错觉罢了【吸烟】。

桂小太郎【以下简称桂】:啊啊,也不知道老师是从哪儿找到那么多银时的呢... ...想想小时候的银时的模样就觉得心潮澎湃!高杉你也不要老是唠叨着毁灭世界这种说辞了,老师还在这里呢。况且这番世界祥和的愿望你曾经不是最希望的吗?

高:谁希望过!

松:晋助,我可从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愿望呢。

高:... ...【把头压进松阳怀里】

松:还真是小孩子脾气,不过也应该适当长长个子了啊【笑】。

高【脸部通红】

桂【严肃状】:我也要老师抱!而且台下的观众们也等不及了!

松【笑着揽过桂】:小太郎说得对呢,现在应该让正主们上台了。

 

吉田松阳轻轻推开桂与高杉,台下掌声响起,正主们上台。

坂田银时(幼)【以下简称鬼】【一脸戒备,手里拖着斑驳的刀】

坂田银时(少)【以下简称白】【浑身染血,腰间别着两把刀】

坂田银时(MADAO)【以下简称银】:喂喂,前面两位上场的怎么一脸的戒备啊... ...搞的阿银现在也好紧张啊!个子最矮的那个放松点三个阿银可都在呢——松阳?!

白:——攘夷战争结束了?高杉假发你们两个... ...

桂:看样子他们的时间观还没矫正过来啊,银时你这家伙真是太失败了。

银:整天大脑回路和眼镜都不在一个频道上的白痴没资格说阿银。

白:假发,你想被砍嘛啊?灌你一嘴的养乐多啊混蛋。

鬼【抽刀】

高:哼哼哼... ...这还真是悲哀啊银时,连最基本的名字权力可都被剥夺了。干脆叫你“金时”就不会混淆了吧?

银【扶额】:给我住嘴你们两个,还有重点完全偏离了吧阿银我在意的可是松阳啊松阳怎么会在这里啊这算是颠覆了猩猩的设定观吗连漫画里BOSS都没看见呢现在就已经进入无休止的循环日常了拜托销量会下降的收视率也会下降的不管怎么样银魂都要被你们置于危险地带马上就要和九兵卫的女子气概一样一路攀附着巴比伦塔一去不返了啊!!

桂:哦!银时啊不对金时你的吐槽能力直逼新八君了啊!

银:白痴给我闭嘴不要一本正经地说出金时这种话来,小心辰马过来告你侵权啊。

松【苦笑】:好像还有一位没有上台呢... ...

银:嗤,安静安静你们几个,最厉害的家伙可要来了啊。

坂田银时(魔)【以下简称魇】【愣】:... ...啊,阿银我临死之际竟然还能看见松阳的幻影啊。高杉,我可有点明白你当年的感受了。

高【吐烟】:别给我摆出这一副白痴样子,好像我们分别了很久一样。

银:啧,没在剧场版里露脸的家伙可别在这里瞎评价啊,给阿银我们腾点位置,阿银我啊,可要松阳爱的抱抱。

高:真恶心。

桂:阿勒,刚刚那个靠在老师胸前的那个是高杉吧?

高:住嘴,假发。

桂:不是假发是桂。

银:看啊假发果然切开来就是黑的不过也改变不了他白痴的属性【往松阳怀里挤】... ...快点啊后面的几个,再不来阿银就把松阳哔——了哦。

银:... ...

白:好像在不得了的地方消了音啊,松阳快把这个MADAO踢出去,我决不承认我长大后是这副颓废的模样【窝】。

魇【从后头环着松阳的腰】

松:真遗憾我的手不太长【笑】... ...

松:银时【伸手】?

银:阿勒,阿勒阿勒?松阳真的没啥啊阿银我没说什么只是麦克的问题啊啊啊啊Jackie救命啊!

银【被敲进地里】

松【拍手】:好像唠叨太久了而且侧重点也有些偏离了啊,那么现在就开始问题吧。

高:一人一问这么轮流吧,否则都乱成一团锅了不是吗?

松:好像也不错,那么第一问小太郎先好了。

银:这算啥?算是你们几个变相刷存在感嘛拜托明明阿银才是主角——

松【再次将银时敲进地里】

 

 

1.父亲/儿子跟对方落水,你选择救?

白【指幼银】:他。

银【指幼银】:他。

魇【指幼银】:他。

桂:意外默契的仗阵啊。

鬼:拜托这种诡异的默契度是什么弄得阿银我好像是你们儿子一样!!

白:阿银我可是洁身自好的好青年啊,况且那种年代你以为女人遍天飞吗小鬼?

鬼:我对那种年代的了解度可不比你差啊混蛋!

魇【抠鼻】:这种问题本身就自带BUG吧,无论是那个阿银根本就不存在“父亲”这种东西啊。还有阿银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每次哔——的时候可都有好好戴着哔——啊。

高【嗤笑】:是么,那么我把题目换成“松阳老师和对方落水”呢?

白:... ...

银:... ...

魇:... ...

魇:啊,那个,那边那几个谁过来帮阿银我一起把这个骚包紫扔到窗户外头去,啊我记得这里是顶楼来着吧,拜托了!拜托了我给你三百日元啊!

桂:高杉,随意更改题目可不是武士应该有的行径,况且... ...

白:假发,况且什么?

桂:——不,没什么。

松:... ...晋助。

高:老师你啊,看起来很想把拳头敲上我的脑袋啊【抿唇】。难道不想知道吗,面前的这个卷毛混蛋——你究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要选择那么做呢?

银:你这家伙不记人物台词的吗?阿银我当时不都... ...清清楚楚的说明白了吗?

高:你说了什么啊,银时——就是那种所谓的救赎吗,为了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同伴救上来的拼死拼活吗?

桂:高杉!!

高:呵... ...

松:我其实,也想知道呢。

银:?!!

银:... ...拜托,挑在松阳最脆弱自责的一瞬间忽然跳出来,老头子你是想死吗,给阿银我滚回你该呆的地方去。

白【转头望银时】:喂... ...你这家伙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魇【转头望银时】:... ...设定有变更吗?

魇:不,不对【望松阳】。你这家伙... ...

松:我也想知道啊,银时【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那么决绝地挥下了手中的刀,苟且地存活下去了呢?

高:... ...

桂:... ...住口吧,虚。

白:... ...喂喂,这算什么?你这家伙对松阳干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啊【狰狞】,该不会真的哔——了松阳吧... ...

银:你这家伙,也不是傻瓜吧【低头】。忽然冒出哔——这种话真的不怕被PTA找上门来——真的是,阿银我最烦的就是这些麻烦的事情了啊... ...说来说去的,自己知道不就好了吗?

白:——喂!

银:小鬼,你早晚也会这么做的【苦笑】。高杉,我啊,才没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阿银我背负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多到我都没有力气再回头去找以前的存在了啊。我不过是恪守了自己的武士道,同时我也尊重松阳内心的武士道,阿银我也认可那个人的武士道,如果我当初手里的刀不是冲着松阳而是冲着假发与你,如果要是一不小心就把你们两个甚至其中一个放到三途河对岸去了... ...阿银我,有一百个脑袋可都不够那个人敲的啊。

银:又不是没体会过啊你们两个,松阳的拳头可是比假发的脑袋还要硬一千倍的存在... ...况且,与其去背负松阳的头颅——高杉的左眼,你们的仇恨,阿银我可背负不起那个人——松阳那家伙满目悲怆的眼睛与沾满泪水的脸啊。

高:... ...

桂:... ...

白:... ...

魇:... ...

银【望白夜叉】:战斗早就没有意义了,或许阿银当年把你们带上战场是错误的——如果你这家伙有幸回到原来的地方,能把他们拖走多远就有多远,拿起榔头乖乖等着才比较适合我们这群人啊。

白:——至少你不希望我背负上,弑师的业障对吧【苦笑】。

白:现在阿银腰侧的刀可是一阵阵的在嗡鸣哦... ...阿银现在特想砍了你——与其砍你,我更想去砍假发高杉那两个不成器的家伙——还有那个同样不成器的,无能为力的自己啊。

桂:... ...咳咳,还有一位没有发表他的感想,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吧。银时【指幼银】,那你对于其他三位的反映,又有什么想法呢?

鬼【挑眉】:带着他们的好心好意,头也不回地离开。

桂:... ...诶?

鬼:我能怎么办,阿银我被他们弄上去后还能干什么,对着边上大喊着“请救救他们”吗?阿银我不需要这种东西,我只要能活下去就够了——无论以什么方式。

高:... ...老师?

松:... ...抱歉,不小心放进来了奇怪的东西【浅笑】。

松【望幼银,探手,又放下】

桂:老师?

银:——松阳?

松【摆手】:没事,现在恐怕... ...还不是时候吧。


评论 ( 1 )
热度 ( 7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