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阴阳师/荒天】写手精分试练7题(7)

群宣 欢迎荒all同好 599080637

---------------------------------------------------------------

7.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Ⅰ.为对方做饭,结果对方死亡的喜文

荒川今早做饭。

咸鱼太咸,齁死了大天狗。

 

Ⅱ.双方进入热恋期,开了房的清水文

荒川拒绝离开浴室,

而大天狗拒绝在浴室里○。

“堂堂荒川之主竟如此惧怕离开这生息之源?”

“堂堂神明竟如此惧怕下水?”

... ...

 

Ⅲ.一方起床气,把另一方拍死的R18

荒川沉睡于荒川千百年,却也是浅寐,在大战之际的短暂宁静中修身养息。他化身为荒川水域的水,随着水波奔腾,谁知黑夜山那头出了异样,没等他彻底化形,一股强大而霸道的妖气径直冲着荒川而来!

终于他睁开眼,抬手放出结界。水蓝的,幽深的屏障个喝着这极不安分的要离,荒川皱眉,他算是大妖,这千百年的修行也让他见识了不少妖魔鬼怪,如此陌生的妖力... ...

出于不想惊扰河中子民的缘故,他才放了结界。可那妖力竟顺着他的结界一路蔓延开来!荒川便挥手,帅气宽大的袖摆:结界散去的一瞬黑紫的、咸腥的、汇向海洋的河川凝成浓厚,几乎实体的妖力倾泻而出,将那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打得分崩离析。

他脑袋骤然有些昏沉,想必是受了那点摇起的影响。川边本有着草妖及弱小的妖兽暂住或寄居于此,顷刻间不是散开了去,就是灰飞烟灭,落得冷冷清清,没一丝血气。

他罕见的敛了面容,浑身皆是冷漠至极的杀气。海蓝色的游鱼群向着源头更强势更狠戾的妖气去了!那源头的妖气刹那爆开来,竟污染了整个水域几十里!荒川猝不及防,被那股妖气撞个正着,一个踉跄险些跌回水里。

妖气所及之处,玩物皆化为枯槁,朽木,湮为烟尘。哀鸿遍野,生灵涂炭。

他怒极反笑,揩去嘴角逸出的鲜血。大天狗站在他面前,神色默然,羽翼翻飞。荒川没心情与其废话,身后激起滔天巨浪!

这是荒川的愤怒,亦是荒川的愤怒。黑羽被黑色的巨浪吞噬,妖气在卷风般的浪涛间盘旋,荒川只是笑,在一片沸腾的死寂中,他恍惚看见大天狗勾起了唇角。

神明大人被吞噬于巨鲸中,最后的鸦羽也被剥离殆尽,他被倾其荒川所有狠戾的妖气甩飞十几里开外。

荒川只是缄默,继续抬手揩去嘴角所流的血。他前去,途径那些游离的妖气,揽手招来,以免再去祸害别的生灵。大天狗半死不活地倒在一片沼泽地里,平瘫在软藤撑起的网上,气息奄奄:

“... ...为了,大义。”

“... ...为了黑睛明大人的大义——!”

他虚弱极了,连妖力都无法治愈他。荒川还未接近他是便听他咕囔着“大义”;待走近了,才发现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竟陨落于此。

荒川俯下身,帮神明合了眼睛。盘绕在大天狗尸身周围的妖气,正因无主而四处彷徨。他起身,尚未发现鬼使二人前来渡魂,八成是神明大人自知命不久矣,提前交付了自己的灵魂罢了。

“为了那人的大义,汝竟如此舍得?”

他没来由的愤怒,怒这人的蠢,这人的痴。那妖气每及之处寸草不生,荒川只是抬手,揽走了大天狗全数携来的妖气。

他呕出一口血,跪倒在大天狗身旁!那时何等捶骨沥髓的痛啊!他的内脏,五腑都被横蛮地撕扯,脑里充斥满“大义”“征服”“占有”“效忠”的字样与歪曲的思想。荒川摇摇晃晃地支起半个身子,骨子里的,属于大妖的自尊与骄傲不允许他这么放任自己倒下。他笑,笑得恣意妄为。同为千百年岁过来的妖中之王,大天狗就这么轻易地舍了他的自尊与傲骨,为了毋须有的琐碎玩意儿死去了。

“... ...这便是,汝所谓的大义。”

他哂笑,提起大天狗往荒川前去:“那般让吾领悟下,汝这些年所执著的大义吧。”

“神明大人。”


我是垃圾车↓↓↓↓↓

http://cwb.assets.jianshu.io/notes/images/7077709/weibo/image_e97becaf0332.jpg

 

“汝归之地,不应于此。”

荒川之主如是说,却是隐去了自己真正想问的话。

——罢了,反正也无人听见了。

... ...不过是,所谓无谓大义罢了。

 

Ⅳ.同居七年,前一晚○做○过○爱○的悲文

“这么做来,有意思吗?”

“... ...我需要你来辅佐我的大义。”

“你不累吗?”荒川挑了挑眉毛。

“无碍,如此挫折怎能阻碍吾之大义... ...”

神明大人展开双翼,欲离之时,荒川之主开口,扬了扬腕间坚实的锁链:“汝之大义?亦或黑睛明之大义?”

神明没有接话,只是折回身,与荒川交换了一个很浅很浅的吻。

吻毕,荒川笑,却不入眼底:“汝去吧。”

神明皱眉,单手抚上狩衣。荒川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他修长的手:“不必如此。”

“吾自会辅佐你。”他眯起眼。

神明勾唇,退去,离开。地面遗留一支黑羽,未见余影。

 

Ⅴ.大战后双方相拥转世的悲文

他们曾一同葬身荒川的河流。

待重新睁开眼时,飞鸟遗落下黑羽,水獭仰躺于石滩,于太阳之下,翻身跌回水底。

此生无相遇,无相识,更何谈再见,道别。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