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多CP/杂】各阶段银桑38问(十一)

几个月前的文了 丢在lofter里可催促更新

多CP 星号备注自行对应

高亮瞩目 几个月前 设定难免偏差 请不要对应漫画发展 我们走日常


==============================


11.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对方发出尖叫声?

松【浅笑】:虽然我可以无一二地概括出来,不过大家还是按顺序一个个来吧。

银:这么弄还真感觉羞耻啊,个人隐私都被你看的一清二楚什么的... ...这家伙【望白夜叉】,其实最怕的就是看着前日与你侃天谈地的友人,在战场上一瞬就送掉性命的时刻吧。在战场上可腾不出让你尖叫撕心裂肺的时间,能做的不过只有把痛苦咽进肚子里,头也不回地碾着同胞们的尸骸向前踏步。

白:我还以为你这家伙会给我留点隐私呢,那么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待会,卷毛。

银:你这家伙敢不提阿银的卷发吗... ...如果是他的话【望魇魅】,怕的就是身上那玩意儿害死自己最珍视的一切吧。

银:... ...【望幼银】

银【叹】:不知道啊,阿银我都不知道我在这个时候,会怕些什么。在那种时候,大声嗥叫反而只能引来更多的乌鸦来蚕食自己的肉,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阿银我可没那个闲心去做【摇头】。

白【望银时】:除了看见鬼外会尖叫出来,其余的事情他还真不会随便叫——砍松阳的时候,你没叫吧。

银:... ...你这小鬼欠揍的不行啊。如果当时阿银我叫了,那么那把飞刀应该是捅进阿银我的胸膛吧。

高【吸烟】

桂【阖眼】

白【望魇魅】:这家伙吗... ...阿银我稍微可以理解一点他的心情【昂头】。毕竟那个奇怪的家伙在我胳膊上留下的印记,偶尔还会隐隐作痛呐。

银:... ...

魇:... ...

桂:... ...

银【眼角抽搐】:喂搞什么啊不是平行世界设定嘛为什么主线里会忽然蹦出这种东西啊难道这种病毒已经可以玩穿越梗了吗!啊?!拜托你是从那个异世界跑来的啊难道你和他是一个同体吗【指魇魅】?这就说明咱们根本不是共生体咯你也不会——

银【缄默】

桂【叹】:不会又要打算一个人承担了吧,银时?

白:承担什么啊假发【抱臂】?

桂:不是假发是桂【叹】,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发作吗... ...

桂【望银时】:银时【正经】,相比来说,是亲手背负上弑师的业障让你痛苦,还是因自己而毁灭一切珍视之物更痛苦呢?*

银:拜托啊假发,这都没差吧。与其这样,还不如让阿银永生背负着这个业障来的更痛快些——那种事情,无论是哪种事情,阿银我永远都不会再让它发生。

松【望白夜叉】:银时。

白:啊?

松【招手】:过来。

白:哈,叫阿银有什么事情吗难道要好好安慰阿银给我一个熊抱还是... ...

白【被拖下场】

高:... ...他下去要干什么?

银【抠鼻】:啊啊,估计是被带去干“那种”事情了吧。

高【阴沉】:什么事情?

银【姚明脸】:哟,高杉君想知道啊?那么就带二十箱草莓牛奶来觐见阿银我!这可是我与松阳长年累月堆积下来的小、秘、密、哦,没有一点代价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说给你听呢?

高【拔刀】

银:喂,即使是抽刀威胁阿银我也不会屈服于你哦。

高【刀完全出鞘】【挽剑花】

银【冒冷汗】:不不不不是吧高杉君你玩真的?台上才被阿妙拆过一次到时候再装很麻烦哦——

高【劈烂一张桌子】

银【哆嗦】:啊,啊咧?刚刚阿银我说了什么啊我不记得了哈哈哈哈,这种事情说出来真的好尴尬啊说出来一定会被砍成烟花吧一定会吧!假发,假发!假发你身为武士怎能见死不救啊!!

桂:不是假发是桂!银时,我也很在意老师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 ...不会,你被老师哔——哔——哔——过吧!是真的吗?难道当初你的处○膜不是被高杉捅烂的吗?作为曾经的同僚我是不会嘲笑你的,这种事情其实也没什么的,放宽心一点银时,老师其实是很爱你的,只不过虚总会偶尔出现一会,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痛心疾首】。说不定【咬手帕】... ...他其实,潜伏在老师身体里的家伙竟是一个【啜泣】——

银【踹桂】:给我住嘴啊假发什么被哔——哔——哔——啊!!你满脑子里装着些什么奇怪的脑洞啊混蛋!阿银我的处○膜没有被任何人捅烂过!!啊?原来虚那个混蛋还有恋童癖吗?和高杉你手下的变态是一个性质的吗?!果然要赶紧去找源外老头了啊再不找那天晚上咱们几个被一个长着松阳脸的恶魔玩捆绑PLAY想躲都躲不掉了混蛋!还有假发你咬什么手帕阿银我还没有失身!痛什么心疾什么首再这副样子小心我把你塞到马桶里头去哦!真的会把你塞进马桶里哦用你的假发通厕所哦混蛋!!

高【收烟斗】【一起踹】

桂:不是... ...假发,是桂!银时!你不可以拿我的头发去通厕所!还有高杉... ...助纣为虐怎是武士的风范!啊,高杉,我看见你的和服底下了,原来你——

桂【杂音】

桂【被待机】

高:... ...果然【吸烟】,这个腐朽的世界,还是毁灭掉吧。

高【忽然竖劈一刀】:银时!你还没说老师要做什么呢!

银【躲避】:你这家伙已经师控到这种程度了啊?!拜托你要保证阿银我说出来后不砍死我哦保证哦?

高【挑眉】

银:阿诺,其实,其实【扭捏】... ...啊哈哈哈,其实就是爱的抱抱啦哈哈哈哈不不不不阿银我说!别这样高杉【尔康手】!就是以前和松阳一起流浪时,免不了打打杀杀啦,受到一些重大伤害时... ...总会... ...

高【眯眼】

银【瞟】:呃... ...就是... ...松阳会把他的血,给阿银... ...喝... ...啦【小声】... ...

高【歪头】

高【向外走】

银:阿勒?阿勒阿勒?高杉君你要去哪啊喂——高杉!!

高【吸烟】:临时有事,帮我和老师说声。如果要找我的话就去找辰马吧。

银:... ...阿诺,那个【望桂】,假发,高杉那家伙我怎么感觉他是要去赴死一样... ...?

桂【待机】

银:喂这怎么回事没人可以记录了吗?!那个还差谁啊阿银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们动动笔吧【挠头】!

魇【挑眉】:高杉那家伙,吃醋了吧。

银:他以为他还是小鬼吗,吃谁的醋啊?吃阿银的醋?

魇:啊啊估计是吧,说实话阿银我也吃你的醋啊。

银:... ...啥?

魇:阿银我年幼时可受不着这待遇啊,喂血什么的越来越往着少女漫的方向逼近了啊稍微注意点银魂在JUMP里的地位呀要是被停刊了要怎办啊喂!

银【抠鼻】:真是麻烦死了啊赶紧随便说一点然后阿银好领钱回家。

魇【望银时】:你这家伙?被定春咬的时候;一觉醒来发现被窝里藏着老太婆,同时自己还睡了一群女人的时候;家里遭受MADAO洗劫的时候;真选组例行检查的时候;假发他又撞碎万事屋的玻璃来邀请你攘夷的时候;喝个烂醉被小神乐暴打的时候;遇见正在发酒疯月咏的时候;万事屋又被辰马砸塌的时候;定食屋遇见土方以及他狗粮的时候,晚上失眠时又听了鬼故事的时候... ...能让你叫出来的事情可还真不少啊。

魇【低头】:但如果是阿银的话,再经历一次可会笑得开开心心的,笑得把眼泪都笑出来。而真正想要叫出来的事情,却叫不出来了吧,坂田银时?

银:... ...

魇【挑唇】:是不是想说“被你这家伙看得透透的很不爽”这种话?因为我就是你啊【笑】。面对着愈发严峻的战争与不断死去的同伴,望着无能为力的自己却束手无策,便拼命地冲到前方妄图将一切都挡在自己身后,甚至造成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的结局。当时看着松阳被带走时,看着所珍视之物被伤害时,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魇:面对琐碎的小事毫无顾忌地笑出来,不过只是因为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所以格外珍惜啊,不是吗?

银【挥手】:啰啰嗦嗦啰啰嗦嗦的烦死人了,那么还差一位对吧【抬头】,阿勒?松阳你回来啦?那家伙怎么一副这种模样【望白夜叉】?

松【拖白夜叉】:嗯... ...交流有点不太顺利,做老师的只能被迫这样让他稍微听话一点了啊。银时【望银时,魇魅】,你们俩这个时候格外的固执啊【笑】。

魇【眼角抽搐】:喂拜托他到底干了什么遭到此下场啊!周遭的白毛被烤黑一圈你是使了多大的力气啊!快死了哦那家伙赶紧找个人把他嘴里飘飘然的魂塞回去啊武士之魂要被折断了啊!!

银【咆哮体】:不就是治个伤吗这家伙有多抗拒啊!喂他使了多大劲儿才把松阳你的手腕掐住这么红的印子啊!你是多干脆利落地敲晕他了啊!!

鬼【拽银时袖子】

银:阿勒?你准备好答题了?

鬼【拽银时袖子】:鬼

银【石化】

鬼【拽白夜叉袖子】:鬼

白【DEBUFFF状态】

鬼【拽魇魅袖子】:鬼... ...*

魇:喂原来我小时候看人那么准吗还有你那诡异的停顿是怎么回事啊阿银我是多不堪入目啊到底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东西说出来就会被哔——掉吗?!

*假发就是这种性格 说出这类话来应该谈不上太奇怪 剧场版与银魂是平行世界设定 所以有魇魅的世界银桑是不会砍松阳的 松阳是被幕府处死的

*长期在战场上游荡的幼银是有能力察觉到人身上的血腥的啦 白夜叉太显眼他懒得提 银时老油条幼银目前还没有能力 魇魅分分钟暴露出来 他身上的悲哀是白夜叉和银时身上所没有的 幼银在战场上肯定见过很多次这种悲哀之人了


评论
热度 ( 2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