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多CP/杂】各阶段银桑38问(十四)

几个月前的文了 丢在lofter里可催促更新

多CP 星号备注自行对应

高亮瞩目 几个月前 设定难免偏差 请不要对应漫画发展 我们走日常


==============================

 

14.如果有一种药,可以让对方疯狂爱上你,你会使用吗?

银:拜托,阿银无论何时何地可都是正人君子啊,对着自己哔——这种问题老早以前就提过了,就像照镜子似的,阿银的小银可不会随随便便发情哦。

冲田总悟【以下简称冲】:阿勒?旦那*,原来你在这儿啊?

银【抠鼻】:总一郎君?你怎么来了?又踹了门口的安保吗?

冲:是总悟旦那,土方先生唠唠叨叨地吵着要见你让我过来带个口信,顺便就以例行检查的名义进来了。哦对了这是土方混蛋的没有狗粮蛋糕——桂!!

桂:哼哼哼哼,真选组的走狗已经追到这里来了吗!!

银:滥用职权的税金小偷果然就让人看的不爽啊,那么你们慢打阿银我要先来一口【瞟】... ...你们望什么望,望什么望啊?这是阿银我的蛋糕喂喂喂不要一个个都凑过来【后退】!!

鬼【拔刀】

白【拔刀】

银: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一口啊,就一口哦阿银已经很仁慈了【舀】!尊老爱幼啊爱幼!阿诺,是小银?好吧你先过来... ...张嘴啊小鬼... ...诶你凑过来干啥好好好得得得你们赢了!一起张嘴啊!

鬼【含】

白【含】

银【含】:真的是别抢了啊被你们忽悠的只有这么一点了... ...

松【惊讶】:又来了新贵客吗【挥刀】?随便乱抛弹药收拾起来可会很苦恼啊。

 

飞来的炮弹碎成一(大)片砸在地上。

冲:阿勒?有好多旦那啊,这下子可以更加确凿旦那你是潜逃的攘夷浪士了,乖乖和我回去接、受、调、教、吧【转手铐】。

银【小声】:你这家伙说的那么露骨干什么,松阳——老师还在这里给阿银点面子啊... ...

银【顿】

鬼【顿】

冲【S笑】:哦啦,看样子药效要发作了?

白:——阿勒?药效?为啥阿银我没事【意识到什么】——

白【望松阳】

松【阴沉】

桂【惊恐】【迅速整理】:冲田阁下,即使你是幕府的走狗,但我还是要告诫你一句,请立马离开吧。

冲【S笑】:安拉安拉不要担心。老师,这种药呢是土方先生带回来的,我只是把说明书丢到了土方先生的口袋里然后在把土方先生的制服丢进了他的蛋黄酱里,一切都是土方先生的错哦。

土方十四郎【以下简称土】【踹门】:混蛋!!总悟你在造什么谣啊又给老子旷班你还要不要你这个月的工资了谁对混蛋天然卷感兴趣了谁要见他你要出同人本为什么要和我扯上关系为什么老子还是被压的那个【咆哮体】!!!我才没有带那种药回来过老子为什么要带春○回真选组啊原来是你小子把我的制服丢在我的限量版蛋黄酱里吗你找死吧果然是找死吧——

土【细思极恐】【僵硬】:呃... ...您好,我是真选组的土方十四郎是负责带这个小混蛋走的【望松阳】,十分抱歉给您和您的学生——

土:坂田银时?!!

松【强行微笑】:那么,武士先生们【刀出鞘】,我的学生他们要怎么办呢?

土【小声】:总悟!!

冲:安拉老师,其实他们只需要发泄掉身上的欲、火就好了【S笑】,我可以免费把土方先生贡献给旦那哦。

银【扭曲】:谁要和... ...这个蛋黄酱混蛋!哔——啊!!

松【阴暗】

土【吸烟】:哦,这样啊,那么来吧天然卷。

银:喂你稍微看看周遭怎么样啊松阳已经黑的不行了混蛋!!你怎么今天忽然那么主动啊违背人设了哦你的人设有变更哦快回到原来的状态吧十四郎!十四郎,快回来吧!!

土:你在叫谁十四郎啊【翘银时下巴】!!喂,总悟,吻了就可以给我买限量版蛋黄酱了?

银【挣扎】:哈... ...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去了!喂假发!假发!快救救我啊松阳——!!

桂【望剧本】:嗯!银时正好你有一对配对是和土方混蛋的,我可是很在意哦!

银:在意个鬼啊!!混账赶紧来个人救救阿银啊松——

松【拍掌】

银:——已经黑掉了吗松阳你意志原来那么不坚定吗随随便便就被夺取了身体所有权了啊偏偏在这种时候你的两个最敬爱你的弟子马上就要被强哔——了【咆哮体】!已经正在被强哔——了啊土方【欲哭无泪】!土方【哀嚎不止】!土方【声嘶力竭】!!多串君你清醒一点放过阿银阿银就,就勉为其难陪你吃一顿狗粮吖吖吖吖吖多串【天然卷吓直】!!!

白:... ...

魇:... ...

白:... ...好不爽啊,忽然看见自己被一个蛋黄酱压着,是错觉吧,一定是阿银太久没睡的错觉吧?

魇:... ...阿勒,这还是阿银认识的蛋黄酱吗一定跑错片场了吧【拿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到时候还可以用来诱拐总一郎君——

银:——雅蔑哆(碟)酷哒赛咿!!!!*

冲【关灯】:好好享用土方先生吧... ...旦、那【S笑】。

银:总一郎!总悟!总悟!!雅蔑哆(碟)酷哒赛咿【尔康手】!!!!*

白:... ...喂,天黑了啊。

魇:... ...啊,我们还是过去帮下忙吧【抠鼻】,否则咱们会被松阳剁了吧?绝对的吧!!

冲【望幼银】:阿勒?这里还有一个小的中招了啊【凑】,旦那小时候还真是惹人S啊,S的欲望都出来了【S笑】... ...

鬼【瞪】

冲:哦啦?还真是好玩啊——

冲【愣】

鬼【咬总悟嘴唇】

冲:... ...啊... ...咧——?

白【回望】【石化】

魇【听到动静】【石化】

银:喂你们怎么不过来了哈... ...混蛋!离阿银远一点!!喂你们——

银【对土方十四郎使用会心一击】【爬出去看】

土【被扒拉开】

银【顿】:哟,总一郎君【S笑】... ...凭借一S的力量想抵抗五个S外加一个黑,可不是明智之举啊【贱笑】... ...

土【起身】【十字路口】:总、悟!!敢对我下那种东西你是真的想被砍吗!!现在就给我滚去切腹自尽啊还有天然卷你以为老子想碰你吗恶心死了混蛋一个个都滚去切腹吧!!!

银【十字路口】:哈?刚刚趴在阿银身上那么开心的家伙是谁?甚至舌头都伸出来了要是被吉米君知道自家副长那么放、荡的话他会怎么想呢【姚明脸】,哎呦呦原来鬼之副长大人也有这样一面啊,真选组的众人估计要悔恨不已啦【兰花指】。

土【脸通红】【恼羞成怒】:混蛋!老子都说了那是药物所致你们一个个都去切腹!!!

冲【眼神阴暗】【抬手】

松【攥住】:哦啦?武士先生,自己挑起的火要自己灭掉哦【阴笑】。

冲【内心近乎崩溃】【挣扎】

冲【挣扎失败】

白【抠鼻】:那个?总一郎君吗?阿银我小时候可是超健硕的哦,你们这些小鬼们可是体会不了阿银当年的感同身受哦,所以阿银的力气是超大的哦不要挣扎了总一郎虽然对于自己幼时的初吻献给了不明所以的家伙很不爽但是这把火还得你自己灭啊。

银【S笑】:阿勒?阿银我没猜错的话这难道是总一郎君的初吻吗?总一郎君的初吻竟然没有率先献给自己的姐姐吗?阿银我的初吻可是献给了松阳哦【笑】。

桂【震惊】:银时!原来你当年一直在老师身上啃就是这个缘故吗——

桂【被踹飞】

银:吵吵吵吵你篡改什么了啊!!阿银我什么时候爬到松阳身上啃过!

桂:那天晚上我看着老师的房间里烛火摇曳,凑过去一看就发现银时你浑身通红地趴在松老师身上蠕动来蠕动去,老师身上还有密密的红色印记... ...

银【踹桂】:你难道不知道夏天有蚊子吗!当时阿银可是发烧啊发高烧啊松阳很舒服啊阿银就爬上去了你难道没看见第二天松阳带着阿银去诊所去了吗啊你难道脑补这种东西那么多年吗?!!

土【吐烟】【望总悟】:喂,总悟,要不要我帮帮你?

冲【斜视】

土:... ...你这家伙一脸不屑是怎么回事啊!!你是有多瞧不起我啊!!

冲【举牌】(我瞧不起的只有土方先生你啊!!)

土:你个混蛋!!

桂【一本正经】:冲田阁下!举牌子这种设定伊丽莎白已经占有了!您这么撞设定伊丽莎白会很苦恼——

银【踹桂】:不要秀下限了白痴!!重点完全被带离了吧刚刚那个是虚吧绝对是吧!如果那家伙刚刚还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那么这个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家伙就是松阳了吧绝对是吧!!把那小子拉开啊【指幼银】!!!

魇【望土方】:阿诺,多串君?阿银我数三下你立刻就带着总一郎君跑路哦一定要快哦被抓回来发生了什么真正哔——哔——哔——的事情阿银我可无能为力哦。

土:到底你们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啊为什么会有哔——的消音啊这是有多可怕啊!!

白【拽幼银】:——一!

银【拽总悟】:——二!

白【拽】:——三!!

银【拽】【抛】:——三!!

土【接】:——喂,谢了天然卷!

银:再叫一次天然卷宰了你啊蛋黄酱!!

魇【摁住松阳】:喂... ...松阳别这一副表情啊哈哈哈哈没什么的其实那个咱们等会去吃巴菲吧就去吃巴菲吧高杉那小混蛋还没回来呢老师你别啊哈哈哈哈哈!

松【神色缓和】:... ...银时【笑】,你刚刚叫我什么?

魇:啊哈哈哈阿银我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不不不松阳别这么看着我吖吖吖吖吖!!

... ...

*音译 反正也不是什么正规的文体就这样好了 带感

*同第十问 音译带感系列

*同上


评论
热度 ( 5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