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银高】银高26字母微小说-A(下)

新年快乐


每个字母26篇 长短不定 26的平方多少来着

以后估计都是一半一半来【滚


-A:


Ache -(身体某部位的)疼痛

他会因这只眼而在半夜惊醒。

在梦境中,他想起坂田银时流泪的那只眼睛。

 

Achy -隐痛不止的 [2010年动画背景]

他不沉溺于过去,可每每想起,一开始总会赤裸裸地疼。

可时间一长,经历了世间万事变迁,再想起时,却只是空荡荡一片了。他把手抚上自己心口:心脏在跳跃,脉搏在鼓动,血液在流淌——他活着,在经历了战争的摧残、恩师的离去、亲友的分别后,他活下来了,恬不知耻,苟延残喘。

有什么关系。他盖着JUMP,声音闷闷的,模糊不清。人本来就是要活下来的,阿银曾经说过,与其想着怎么死去,不如漂亮地活到最后。

时间过了多久了?三年,五年,十年?他不记得了,或许仍在飘荡的高杉也不记得了。桂还会抽时间来找他,老人家总喜欢念旧,他也没精力去天天踹他,便听桂扯过去那些有的没得的破事。

高杉那家伙啊,是不打算回来了。桂说。

高杉?啊,高杉呀?他抿了一口酒,脑海中开始勾勒那个男人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时间果然是过了太久了,他都快记不清那家伙那副臭屁模样了。

最好一辈子也别回来,几年前阿银还说要砍了他呢,出尔反尔阿银这主人公的地位还想不想要了... ...他含糊不清地说,显然是醉了。要看见他那模样肯定要好好嘲笑死他,高杉这混蛋。

他笑,喝光了一整瓶。桂不说话,只是默默推来一瓶新开封的草莓牛奶,算为他醒酒。他也没拒绝,也没调侃,就着酒的冲劲儿就下肚了。高杉啊,高杉。

高杉啊,高杉。

他默念着,想着那个男人的脸——他那只眼睛可不要烂光了才好。他想啊,想啊,那空荡荡的胸膛中,忽然就隐痛不止,钻心的疼。

高杉,高杉。

高杉晋助啊,

高杉。

 

Acid-drop -酸味硬糖

过去的小玩意儿。高杉最喜欢把银时瓶子里的金平糖,换成这种橘子口味的来骗他。

 

Addled -腐坏的

腐败的国家,就应该毁灭掉不是吗?

坂田指着电视机里那张张扬的脸,回过头对高杉说,瞧你在DVD中说的那些东西,真的,念出来的时候不会觉得羞耻吗高杉君?

“明明年贺卡都写的那么内敛啊,这样下去会让银桑觉得你人设崩坏哦,会辜负松阳的教导哦。”

高杉推开坂田凑近的脸,吐出口烟,顺带敲了下那颗白卷的脑袋:“别说没用的话,银时。”他淡淡地说,“比起‘毁灭你这腐败的白卷毛’来说,的确是别扭绕口了不少啊,银时。”

高杉挑眉,带着某种不可言状的笑容,尾音微微上挑:“果然,还是这么喊比较实在畅快。”

“... ...想打架吗,高杉君?”

 

Addressee -收信人 收件人

-1 )那封信上只写了一个住处,一个收件人。

万事屋,坂田银时。

-2 )被忽视的部分:

寄件人,高杉晋助。

 

Adolescence -青春

他们在战场上挥洒自己的青春,在草丛中相互接吻,在一片狼藉里疯狂地做爱。

 

Adopter -收养者

因为这个人,他们冷战了十年。

 

ADSL(asymmetric digital subscriber line) -非对称数字用户线路(利用电话线上网)

万事屋是很穷的。据志村新八介绍,他在万事屋都是接电话线上网,还经常掉线。

“阿通小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银桑!!你这混蛋天然卷给我去交电话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混蛋你给我去买人家的DVD 啊你这眼镜!窝在家里不敢出去示爱的新八永远只能是一副眼镜啊混蛋!不要把错怪在电话费上!大人也是很辛苦的!!”

“不要把错推卸给我你这天然卷!!”

当事人坂田银时也十分无奈,不交电话费不是他的错,而是没钱。

“说白了就是你的错啊!!”

“给我稍微心疼一下在外辛苦工作的大人啊!难道新吧唧你在家里也是这么想你姐姐的吗,啊?!!”

“这根本不是一个性质!而且银桑你只是在偷懒而已!还我阿通!!”

“既然喜欢人家就给我去听人家的演唱会啊!”

“那银桑你倒是发工资啊!”

“面对自己心爱的歌手即使砸锅卖铁也要去看人家的演唱会才是真正的fans啊!依靠老板工资过活的员工一辈子都只能与盗版碟共处!”

“把你柜子里那些盗版光碟收好一点再和我说这话吧混蛋!”

据目击者神乐(歌舞伎町女王大人)透露,那天万事屋楼下酒馆中,有一位客人一直蜷伏(新:小神乐,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在酒馆中,似乎默不作声地听完了楼上的整场对话?(新:咚哒凯?!!!)

“其实只是小晋太拘谨了阿鲁,不好意思打扰银酱施暴阿鲁,还有新吧唧被银酱打晕丢出来了,”她弹开小指上的○,撇撇嘴,“交不起网费的大人是没用的大人,不敢反抗的员工是没有的眼镜阿鲁。”

“不,这么说太过分了小神乐!”

“闭嘴眼镜。”

当事人还在若无其事地喝着草莓牛奶,而楼下的神秘客人竟上楼去了——

“喂,银时,还真是狼狈啊。”

“... ...高杉?”

据目击者神乐(现在是工厂长大人)回忆,那时楼上叮铃哐啷地响,似乎是在打架。

“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阿鲁,果然还是要小晋主动一点银酱才会乖乖就范阿鲁。”

“这种诡异的嫁了孩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小神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闭嘴渣滓。”

据该屋包租婆叙述(根本是在咆哮),她大吼多次无望,楼上仍是一片鸡飞狗跳,锣鼓喧天。

“一定要让那个天然卷把本都赔回来!!!”

啊,香烟被掐断了呢... ...

... ...

“瞧你都寒酸成什么样了,干了那么多事幕府没给你一点嘉赏吗?连你的小弟都唾弃你的房子,银时。”

“用智能网络上网很了不起吗?瞧不起电话线是吗!别忘了是谁用电话哺育你长大的高杉,给我好好地向电话线道歉!!”

“不要挣扎了,银时!像这种腐败的世界,就应该被毁灭。”高杉嗤笑,“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什么也保护不了的,银时。我会毁灭掉这里所有的一切!”

“有那个本事你就试试吧,高杉。我只是,少了一个需要守护的后背而已!”

“不,只是因为怎么上网的缘故吧,这两人几百年前的台词都拿出来用了啊。”志村新八打着电话,面无表情地吐槽,“不,银桑,高杉先生,那些守护灵魂的话就没必要... ...喂... ...银桑... ...”

“怎么了新吧唧,为什么声音那么低沉阿鲁?”神乐探头。

“不要看小神乐!!这里面是肮脏的大人世界!!!”

 

Adventitious -偶然发生的 非计划中的

没有人想到鬼兵队会被天道众中途拦截;

没有人想到吉田松阳的死刑有坂田银时亲手执行。

 

Adventure game -(电脑)涉险游戏 冒险游戏 [3Z]

“高杉君... ...真的,还要继续往前走吗?”

“少废话,你想卡关吗银八?”

“不,为什么一定要玩这款游戏啊,换个游戏不好吗不不不是老师害怕哦只是担心对高杉你的身心健康不好就不能换一款绿色护眼的游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坂田银八吓掉了眼镜,拍散了高杉的珠算书,天然卷被吓直。

“... ...你想死吗,银八?”

 

Adzuki -赤豆 红豆

“土方好像很喜欢蛋黄酱盖饭?”

“啊?假发你不知道?”坂田挑眉,像是想到了什么,恶嫌地捂住鼻子,搬着椅子簌簌簌往后退。

“不是假发是桂!身为武士,怎么能做出如此窝囊的动作!银时,而且我是钟情于荞麦面的。”

“你的粗神经与脑回路完全没懂银桑我想说什么啊。”坂田摊平眼皮,不动声色,继续后挪。

桂插手咆哮了一会儿,眯起眼看着他,叹了口气:“银时,鬼副长不过尔尔,那种狗粮就随意他... ...但堂堂白夜叉,怎么能堕落在这种甜腻的食物上!还不如和我一起践行武士道的真谛,携手通往——”

坂田干脆利落地起身,两三步走到桂跟前,把一整碗荞麦面全部扣在他脸上。

“荞麦面王国吗假发?真抱歉啊阿银可是嗜甜主义的,是绝不会放弃糖分大神的庇佑的。”

“... ...原来你嗜甜啊。”桂声音弱弱地从碗下头传来。

“你才知道吗白痴!”

“那个... ...高杉让我传达一句... ...”有汤汁面条沿着桂的侧脸一路滴滴答答下来。坂田扔了碗,面无表情。

“他说不要吃宇治银时盖饭了。与其吃那个,不如和他一起吃养乐多浇饭——”

坂田飞起一脚,把桂的脑袋踢进墙里。

“杜撰人物性格稍微符合一点实际啊混蛋!难道你们一个个一个个的都只想着通往荞麦面或者养乐多王国吗岂可修?!”

“不管你信不信!银时,这就是事实啊,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源源不断地从墙洞里传出。

坂田索性一脚把桂的屁股也踹进洞里。

 

Aerialist -高空杂技演员(表演走钢丝或空中飞人等)

高杉对观众的提问,为什么剧场版中银时一下跳了几十米高的问题不可置否。

“难道银桑... ...真的可以跳那么高吗?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可能。志村新八想,要是真能跳那么高,万事屋还愁抓不住猫?

“怎么可能,”高杉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衔着烟管哧哧笑了。

我就说嘛。新八这么想。

“那家伙有加蹦床的,还摔下来了很多次。”

——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内幕消息啊!会被抹杀吗?绝对会被伊丽莎白斯抹杀的吧!!

高杉说了一半,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笑得更开心了。“啊,每次都要拉着我一起,说谁赢了出场权就让给谁。”

太随便了吧,银桑!!

“... ...那个,那么银桑当时——”

“那个么?”高杉很平静地切断了观众的话,“走钢丝是真的,不过效果是后面加上的。”

“啊... ...说实话,银时从上面摔下来还摔断了三根肋骨。”高杉吐出一口烟,眯起眼惬意地笑了,“其实根本没必要和我比的。那家伙,他可是忙得很呢。”

“不过他似乎更闲一点,不和我比一场就难受的不得了。”他又悠悠地补了一句。这架势,活生生把坂田银时从S掰成了一个M。

... ...那是因为银桑是主角吧,也难怪高杉先生寄来那样的新年贺卡... ...志村新八赶紧拉走还在发愣的观众,躲在墙角默默擦着冷汗。

再问下去就要闹人命了吧!绝对是吧!虽然看起来风淡云轻的样子实际上内心早已是波涛汹涌着不耐烦了吧!!

“那高杉先生您对最近的剧本有什么看法呢?”

怎么又来一个!!!志村新八抓狂。

高杉看上去仍然试衣服不紧不慢的样子。他吞云吐雾,手指尖摩挲着斑木的烟杆,很不屑地冷笑一声:“最近么,貌似没什么鬼兵队的戏份啊。”

噫!!新八缩了下脖子。

“... ...不,那个我是指之前单行本上... ...”观众的声音越来越小。

“单行本么,”他抬眼,又很快低下去了,盯着自己的烟杆,眼神飘渺着。过了很久,久得没人以为他再会作答的时候,高杉开口了:“因为场次的原因,我得用银时用过的蹦床。”

啥——?!!

“诶... ...?”

“啊,还有气垫。”他数了数手指,又继续下去,“那个笨蛋在气垫上摔折了胳膊,跳蹦床时碰断了腿。”

这还能拍下去吗!!!真的没有强令勘停吗!!!

似乎观众的目光太赤裸裸,高杉加了一句:“自然没继续下去,再拍恐怕又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既然银桑都这样了,那高杉先生您与他用同一个器具不会... ...?”观众小心翼翼地问。

“托他的福啊,我也摔断了腿。接下来还有假发,辰马——胧差点卡在里面,跟着一起翻下山去。”

——不,这太惊悚了。新八的眼镜几乎要被这信息量轰碎了,有那么多问题的器具到底是怎么到你们手中的啊!吉田先生知道了真的没有血洗制作组吗?!!

“银时有拦一下老师。”高杉提高音量,冲着那块阴影扫了一下,手指捏了捏烟杆,“然后我们几个一起拆了棚子。”

新八捂上了嘴,不敢说话了。

为什么会无意识吐槽出来啊已经成惯性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那个,拆掉之后呢?彻底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吗?”被忽视很久的观众默默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啊,八成是吧,毕竟我和银时一直在打架。”

“您和银桑关系很好吗?”

“或许吧。”他不可置否,“从347次打到502次平,那块棚子终于搭起来了。”

不,银桑明明说你们最后都被胧先生提去见吉田先生了。新八默默探出一只眼睛。到底为什么骨头断了还一直再打啊,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执念迫使你们的啊,难道是对对方口味的不满吗——多大人了为什么还在在意这些啊!我应该说年轻人精力旺盛就是好吗!原来打架就是你和银桑的交流方式吗高杉先生真的不是从拳○片场里跑错的吗!!

“新吧唧,口水都飙出来了啊。”

“——银,银桑?!”

“喂喂,这么尽职的吐槽银桑也不会给你加薪的哦。”银时挑眉,“要去录万事屋BG only了新吧唧,快一点啊。”

“不这种东西已经录过很多次了吧直接复制粘贴不就好了——高杉先生?”

“嗯,高杉?”

“银时,你的小弟还真聒噪啊。”高杉轻笑。

“银桑的嘴可管不了那么多自然要一个吐槽役是吧。”银时摁住新八的嘴,“你什么时候热衷与这种回答了... ..?”

“要过年了吧。”高杉咬着烟嘴。

“怎么,要寄新年贺卡吗?还是用原来那张?银桑我不会允许的哦,绝对不会允许的,因为那张贺卡收视率最近都在稀里哗啦地掉啊高杉君。”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高杉失笑,“那就换一个吧。”

“那个?”银时一时找不到他的脑回路。

“305集的那句吧。”他笑。

 

Ahistorical -非历史的 没有历史背景的 不顾史实的

-1)(2012年动画背景)“喂新吧唧!历史书上说小晋是肺癌死掉的阿鲁,小晋会死吗阿鲁?”

“小神乐首先那不是肺癌,其次高杉先生会那么容易死掉吗。”

“还有蠢马是被小信杀掉的阿鲁。”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才不会死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也没有外星人记载在任何一部史书上吧,啊哈哈哈哈!”

“如果按历史来的话我也不会在这儿吐槽了啊,而是在真选组待着了吧。”

“真选组里已经有新七了新八,新八你只能是新八而不会是新一阿鲁。”

“... ...那到底为什么我一定要是新一啊!如果小神乐你是辉夜姬的话也不会在万事屋打工了吧!”

“辉夜姬才没有秃头老爹和笨蛋老哥阿鲁。嗤,那个混蛋吉娃娃怎么还没死阿鲁。”

“不要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是按历史来的话这个动画就要改名金魂了啊混蛋,海螺小姐模式的动画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啊,会被监督大叔找上的啊,会被找上的啊。”

“话说银桑你的老师——”

“银桑的老师才没有那么奇怪的设定。”

“小晋和吉娃娃混蛋都会死吗阿鲁?”

“哪个历史里会有外星人啊,连作者都这么说过了。高杉那家伙,抽几百根烟都不会死掉的。”

“诶,为什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金时每次和晋助见面都要和他○○○啊。要是晋助死了,金时也会——”

“给我闭嘴白痴,在这里瞎杜撰什么。养乐多一辈子也比不上草莓牛奶,在这点上银桑我绝对不会让步的!”

“... ...银桑,不要掩饰了。”

“肮脏的大人,嗤。新八,以后阿通的歌少听阿鲁。”

“关阿通什么事!!”

-2)没有攘夷战争,没有高杉晋助,没有吉田松阳,

没有坂田银时。

-3)(2010年动画背景)空间站顶端,火光冲天。

二人冲向彼此,隐没在巨大的爆炸响声里。

按照历史走向,坂田银时杀了高杉晋助;

按照剧情走向,高杉晋助杀了坂田银时。



评论
热度 ( 16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