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2016年写手总结

写什么手 一年比一年颓唐...

 

 

1.开头:截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那是柠檬酸涩的香味,尽数灌入喉腔。

酸涩的、齁鼻的液体,淡黄色的,有着晶白的、未溶解的颗粒夹杂在柠檬残余的果肉中,一点点滚入被灼烧过,仅覆着一层薄薄新肉的气管喉头,带起火辣的、无法忽视的、咸腥的,海浪气息,像波利海苔一样,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股、暗紫色的气炮,像极了那个人的发。

哦,高杉。那个人的发,是亮丽的,黑。他的眼,是如此,深邃,绿得,恍惚是一大片,大片幽绿的海。他,身肢,修长,近乎完美,无缺。他皮肤是,病态的,白。坂田一遍遍用兑了咸水的柠檬汁灌满自己的胃,他期望可以灌醉自己,可惜柠檬汁终究不是酒,他怎么也不醉,怎么也忘不掉高杉晋助。

于是他便剧烈地咳嗽,像是要咳尽胃里全部的胆汁一样剧烈地咳。脆弱的、柔软的新肉附着在他的喉咙,经不起这样大的动作,纷纷从他嘴里逃出——他咳出血肉,咳出鲜血。

久经甜味浸泡的味蕾是无法经受这般酸涩咸腥的折磨的。坂田安逸日子过了太久,以至于他近乎忘记曾经刀尖舔血那段最艰苦的日子。含血的滋味他已经快忘了,听说是充斥着鱼腥味的,那么柠檬水又如何呢?

他给自己灌下一杯杯又是一杯杯盐水接踵往里倒。他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瘫在万事屋办公椅里,像死鱼躺在砧板上一样。地上的塑料瓶子骨碌碌滚了一地铺了满地,他像极了宿醉不清的颓唐老人。 


2.结尾:截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到底是什么使他如此如痴如醉?

不过是一滴紫水笔直打入一湖波平的水面,一瞬潋滟四起湖光旖旎,而那滴紫水悄无声息潜进湖底,拖了一路的紫色尾巴,留了一池的粲然流金。

微风渐起,窥见紫色的涟漪。

 

PS.一眼瞧过去忽然发现没有能上台的结尾...果然都烂尾了是吗 


3.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部分

泛黄的,古旧的封皮被翻开,手指在其印下一个浅浅的薄印。一张张纸一条条字迹被一半的目力浏览,手指滑过时触感依旧那么熟悉。他的指尖划过幼时稚嫩的字体,微微濡湿了中古的纸张,墨迹小小洇开一片被指尖带着拖曳了老长,又带过曾经刻骨铭心的伤痕与早已不再干净的血。黑的红的杂在一起,那么狼狈,那么肮脏,那么... ...美丽。

高杉拿着这本怀揣了大半个儿童时代记忆的课本翻来覆去地看,指尖不时就在老旧的纸张上划出一道长长的黑红迹子出来。切面上的血渍早已发褐发干,凝出一丁又一丁的血沫子,怎么拍打怎么浸濡都无法消失殆尽。

因为这是桂的刀子割破自己的肚皮、割破自己的课本所留下的印记。

明晃晃的刀刃,明晃晃地映出高杉不可置信的面庞、桂的怒容,以及那个在房顶上笑呵呵对着红樱挥手的银发男人。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发生了什么他早就记不清了,唯有那时属于银时、属于白夜叉的英姿又重现了,重新烙刻入他的眼里,不过此刻已经缺失了一只眼睛去记录那副场景。

腹部的剖口并没有多大的痛楚,因为曾铺天盖地袭涌来的痛楚是现今怎么都无法比拟的。

高杉曾是这么以为的,直到那天他在山崖上看见了坂田银时。

 

4. 截取今年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你个混蛋!!!”

钢刀断开被弃掷于一旁,坂田银时究竟还是没亮出属于夜叉的獠牙。他顾忌着、顾忌着曾经天人间流传的话语——他深信不疑的语言再次沦为现实。

——你只会将眼前的敌人全部砍死、砍死!

——你什么也保护不了。

而终于他伤痕累累昂首挺胸地站在破败不堪的屋顶上,在一片阳光灿烂中他微微笑笑。我是不是也可以抓住些什么呢?

然而这种幻想没过多久就被击碎了。他被狠狠削下了一层皮肉!满地的木屑与鲜血刺得坂田银时眼睛疼啊,雨哗啦啦一直下个不停,他狼狈不堪地趴着,这比他当年打了败仗窝在尸堆里狼藉千万倍。

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最后给予老头的沉重一刀可彻底废了他自己——他断成两截不甘心地守在老太婆的身边,别死啊别死啊,阿银我说过的啊!别死啊!!!

——虽然不知道你家老太婆还能活几年,但是我会替你保护她的。

“你就放心地,把她交给我吧。”

孤苦伶仃地倒在地上,视野混沌血肉模糊。老太婆的呼吸越来越浅,血液愈发的凉。他只是哭只是哭,哽咽着直至被新八神乐发现。

“... ...喂,老太婆怎么样?”

“... ...对不起,阿银。”

新八背过身去没敢看他,那个男人的红瞳里折射出的光太过愤怒与悲怆了。凯瑟琳声嘶力竭地吼,她骂坂田笨蛋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婆婆;你怎么没有保护好她;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无所不能吗为什么婆婆还是死了;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啊坂田混蛋!!!

他昂着头缄默不语,嚎啕大哭仍锲而不舍抓着他刀身的凯瑟琳简直像极了曾经的高杉。哦,那时天蒙蒙亮,残存的火星在松下刀铺上蹦达地十分欢快。高杉和桂是一路摸索来的,估计当时他们看见自己都快气炸了吧。

毕竟无能为力的终究是自己,那时自己趴在地上抽抽噎噎地也像是个孩子。

操着一幅关西腔聒噪不止的猫耳星人骤然被抽飞!坂田银时眼神暗暗,刚刚被接好的缺口咯吱作响,恍惚随时都能断开。

“... ...我已经,不想再保护什么东西了。” 

 

PS.忽然发现自己不会煽情


5. 人物描写:截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就凭我们这种职业,我怎么可能能给她幸福。”

山崎退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他们还不是真选组的时候,副长拒绝了三叶后脸上落寞的神情;冲田队长发了疯似拿着竹刀与副长对拼失败后空洞的神情。而他们成为真选组之后,三叶小姐来到江户婚嫁时副长脸上先是微笑后又一脸悲愤的神情。直至三叶小姐病逝之后,他跟在副长边上,他望着那个男人兀自一人抄着刀掀翻大毒枭——三叶小姐的妻子的老巢;他跌跌撞撞地回到真选组时,发现冲田队长对着三叶小姐还有着余温的尸体痛哭流涕。

而最后他在天台上发现了一地的烟头以及些许辣仙贝的碎屑时,山崎终是憋不住哭了出来。

副长用他最决绝的方式,将三叶小姐永远留在了他的心间。

 

PS.原来我写过人物描写 


6.环境描写:截取今年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你踏上故土的大地。这颗寸草不生的星球终于舍得分出几株枯草,在夜风的摆弄中呜呜作响。稀稀疏疏的草高到漫过了膝盖,残垣断壁间知了鸣啊,嘈嘈闹闹恼人心弦。

你越过层层草野,并不友善地踹开了自家大门——灰尘依然是上一次离去时一成不变的模样,阳光从破败的窗棂中透进来,渗进腐坏的大槐木。空气中的是沉浮的微尘,熠熠发亮。

 

Ps:原来今年我写过环境描写(笑哭)

 

7.接吻与H:截取你最满意的H部分,没有H就上吻戏,没吻戏就空着吧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b3a05c0ea1014c08193b28ad3a7a025b/853db91bb051f819dc9cd2edd2b44aed2f73e788.jpg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b47c76cfd909b3deebbfe460fcbe6cd3/137ef9deb48f8c5476dc148832292df5e0fe7f3e.jpg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9854475b74d98d1076d40c39113eb807/0e3e9913b07eca80d3b1e840992397dda0448395.jpg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c7cfa78165224f4a5799731b39f69044/c7db00d162d9f2d32218f548a1ec8a136327cc38.jpg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ac89b6f1d8160924dc25a213e406359b/053dc2fcc3cec3fde67776d2de88d43f869427ff.jpg

 

Ps:咳咳咳

 

8.吐槽满分:截取你觉得槽点最满意的部分

桂【一本正经地小声】:貌似不是轻度的,是重度的【托腮】。就是因为这个高杉经常找银时麻烦,前不久他们两个人又因为这件事情打起来了【点头】,劝架的坂本被弄得抬进了医院,而且他们还弄坏了我珍藏的人妻漫画!

新【无语】:阿诺,桂先生,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

桂【大吼手指天】:无论如何还请新八君你一定要平安把阿妙小姐送出去!否则老师他——

桂【被敲进地里】

新【面部抽搐】:——吉,吉田先生!那个桂先生他没事吧真的没事吧头上的包已经在冒着袅袅热气了啊周边的假发要被烤焦了啊!!那个,那个十分抱歉【鞠躬】!吉田先生我姐姐不是有意要这样子的大家不过只是闹惯了而已千万【再鞠躬停顿】——啊咧,啊咧不是啊吉田先生您别笑啊十分抱歉对不起我替我姐姐向您向阿银道歉了别别别别抽刀吖吖吖吖吖阿银【咆哮体】——!!!!

桂【吐魂】:不... ...是假发... ...是桂... ...!是真... ...发!

松【微笑】:抱歉,冒犯了。一刀而已,不会很痛。

妙【眯眼微笑举刀】:啊啦,待女人不温柔的男人可不会招人喜欢哦。

松【微笑】:没关系,只要我的学生们还喜欢我,就足够了。*

新【镜片爆炸】:镜片爆炸是什么啊已经彻底把我当成一副眼镜了嘛还有桂先生为什么那么执着于你的头发已经快要死了啊!等等,等等【望松阳】!雅,雅蔑哆(碟)酷哒赛咿!!!!*

 

Ps:以及拖稿很久了 咳咳咳

 

9.未来希望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请对自己做个期许吧!

先把坑填了... ...还有新脑洞呢

越来越好!!虽然现在卡在瓶颈期啦...(可怜兮兮)


评论 ( 4 )
热度 ( 3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