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开心宝贝/伽小】失语症

致伤害我最深的一部动画

在我尚有激情的未成年阶段 为它所作的最后一篇拙作






失语症

BY——阿峸 【开心宝贝设定/OOC/意识流/伽小/宅小?】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

“好。”

 

他的体内其实是有破坏的因子存在的。五颗宝石,他处在最中间,最强大,也曾侥幸逃过一劫。在星星球兴风作乱过一段时日,好巧无人识得他的真身,否则在星星球上又是一波不小的麻烦。

他本应该作为一颗宝石,相安无事地为大大怪小小怪侵略星星球的事宜奉献完一生的。只可惜电梯门的力道相较于想象中的还是太过猛烈,两颗宝石相冲的能量太过强大,黑宝石中央裂开一道不大不小的缝,正足以让储存于此的能量悄无生息地缓慢散失,无声无息。

他在赛车比赛中闪亮登场。没有什么缘由,小心超人只是莫名觉得,这个男人,不应该就这么死去。

于是他违抗了将军的命令。他挡在宅博士面前,操纵机甲挡住了机车怪的袭击。他想,这应该是比毁灭更具有意义的东西吧。

他和那个男人回了家,他认识了开心超人、甜心超人、花心超人、粗心超人、宅博士。

 

他结识了伽罗。

正如宅博士对他做的那样,他把这个少年带回了家。

“欢迎光临!”

“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博士笑眯眯地说。

两个不善言辞的少年面面相觑。他想了想,还是伸出了手,捏了捏伽罗的掌心。

没事。

他听见伽罗在边上忍俊不禁。

 

“小心超人,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来到这个家里,所有的事情都要听本主角的,知道吗——”

“哎呀,对不起,我又忘记装扳机了,哈哈哈。”

“粗心超人——!!”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陌生,宅博士在他边上,摸了摸他的头,安慰他没有关系的,不用害怕。

但并不讨厌。

他想,他应该将这种感受表达出来。但黑宝石中央的那条缝隙似乎破坏了语言系统,他将语言储存在硬盘中,却无法将它们转录,输出。

他莫名觉得这种感觉很无助,他觉得他应该表达一些什么的。

小心超人尝试吐露出两个字节:

“谢谢。”

“大家。”

 

他的学习能力很快。

初来乍到时他什么也不知道。他环顾四周,除了甜心超人的食物被他标记上了危险品的标识外,他几乎是对其余的事物一无所知。

于是开心超人带他去了游乐场,他和开心一起坐上同一辆过山车,他看着开心因为太害怕而生生掰弯了轨道。

“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啊!!小心超人!!!”

他扶住开心的肩膀,霎那间千万个开心超人同时出现在狭小的游乐场里,侥幸停下了这辆失控的过山车。

“好厉害啊!谢谢你小心超人!”

没关系。

他想这么说,但是仿佛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口。他定定望着开心超人,最终很缓慢很缓慢地摇了摇头。

没有关系的。

 

花心超人带他认识了各种护肤品。

虽然被各种女孩子追着男孩子追打着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但是一旁的花心超人似乎是很享受的样子。

“那当然,本主角的魅力可不是盖的啊。”

他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斟酌片刻决定无情地扔下花心超人离去。

“喂——小心超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视本主角!!”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他清楚,以后遇到这种情况翻个白眼就好了。

除了花心超人被怪兽追杀的时候。

 

现在他带着伽罗,做着开心超人和花心超人曾经对他做过的每一件事。

此时他已经长大,也能吐露出稍微完整些许的句子。

他说,伽罗,我们去花园吧。

那个背后吐露着璨丽的蓝色火焰的少年一愣,从他手中的魔方里现形,淡淡地笑了,回答好。

他们一同去看那辛夷花海。

“小心超人,你知道吗?”伽罗指着其中一朵花说道,“我母亲的眼睛就是这个颜色。”

“可惜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从小都是我的父亲带着我长大。”

“直到那次战争,他也死去了。”

伽罗抬头望着浩瀚的星辰,小心超人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他回握住伽罗的手。

没有关系的。

“... ...伽罗,”

“嗯?”

“我在。”

蓝发蓝眼的少年笑得灿烂。

 

小心超人,你说过你会在的。

少年拼尽全力握住黑宝石,一瞬间狭隘的森林被莹蓝的光芒照彻的通亮。

他再睁开眼时,看见的是年岁似乎大了些许的少年。

“... ...伽罗?”他不放心地问。

“嗯?小心超人?”少年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我没事,怎么会有事呢。”

 

赶上啊,赶上啊。

在炮弹汹涌而至的前一刻,他赶到那位博士的面前。

“小——”

“小心超人——!!!”

大概... ...是相同的感觉吧。

他将魔方掩在身下,匍匐在地上,忍受着一次又一次重锤的撞击。

他感觉到自己能量的躁动,他喉头恍惚有什么零件堵塞,他紧咬着牙,视线一片散涣。

小心超人在一瞬间几乎要昏死过去。绿色的激光破坏掉室内的全部建筑,他重新睁开眼,只看见莹蓝色的魔方坠入岩浆的前一刻。

他跪在操作台岸边,凝塞无语。他莫名的鼻尖发酸眼眶发胀,他没有力气再咬住自己的下唇,那一瞬间,他落下一滴泪。

绚烂的荧光再现,此时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褪去青涩棱角的男人。

“... ...你长大了。”

伽罗只是看着他,很缓慢很缓慢地说:“... ...是啊,我成年了。”

“我成年了,小心超人。”

 

伽罗从人群中挤出来,拉住他的手:“小心超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们重新回到那篇辛夷花田。小心超人捧着一碗蛋糕等着伽罗鼓捣完,他看着那个男人轻巧地编好一个花圈,笑眼盈盈地带到他的头上。

“生日快乐,小心超人。”

“...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疑惑地问。

花田后又蹦蹦哒哒地跑出来几个人。

“嘿嘿,是伽罗问博士的啦!”

“正好我们几个也很关心小心超人的生日到底是什么时候。”

“所以本主角就擅作主张,带他们几个过来了。”

“花心超人,我,我忘记你说过要带我们过来了嘿嘿... ...小心超人,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喂,我不是说不要太张扬吗——”伽罗夸张地伸出手。

没有关系的。他捧着蛋糕如此想着。

可是无论他的能力有多强,学习能力有多快,有些词明明存储在硬盘里了,可就是无法发声,无法发生。

他直愣愣地盯着那碗蛋糕,拿出勺子舀了一口,喂进嘴里。

“小心超人,怎么样?”

他忽然一阵激灵,他下意识就想倒下去。

但他只是抬起头,环顾了一圈众人的笑脸,轻轻地笑了。

“很好吃。”

“——谢谢。”

 

ⅩⅠ

“我参军的时候,和我特别要好的是阿卡斯,还有凯撒。”

“当时我们是同一个宿舍的。”伽罗说这些话时眼里带着向往。

但好像一切都不太一样了。

他放走伽罗,前去刀疤星探查。蓝色的绚烂荧光远去,他躺在地上静静地看着末端的尾巴消失。

没有关系的。

“阿德里星人,是以自己的生命作为媒介,来获取战斗的力量。”

... ...没有关系的。

“... ...让我最后做一次你的武器吧。”

再见面时,他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

再做一次侠义双雄吧。他这么想,每一次挥拳都用了十二成的力气。他感觉好疲惫好疲惫,不光是黑宝石因那条裂痕而带来的能量亏缺,还有因最后一次并肩作战所搅动记忆中枢而带来的痛楚。他莫名鼻尖发酸眼眶发胀,但他没有由于的时间,张牙舞爪的紫色能量铺天盖地地压来,他的肩膀一轻,伽罗已经迎了上去。

他将绿色的,红色的激光一起汹涌地发出,击打在那层紫色幕布上,就好比水融进大海。他摔进大楼,他疯狂地奔跑,他看见凯撒的手钳住了伽罗的喉咙,两个分身已经毫不留情地将那个将士的四肢锁住。

他觉得手腕与心口钝痛,他一瞬间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僵硬却铿锵地喊出那个男人的名字:

“——伽罗!”

蓝色的荧光将紫色的荧光一刀斩断。

本以为一切都早已结束,然不过这只是永别的开端。

断刀流的刀刃上涂满的毒剂。他跪倒在地,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的远去。

不要,

不要!

“——伽罗!”

他回过头,看着小心超人年轻而充满朝气的脸。那道黯淡的蓝光燃起的刹那,他几乎是耗尽了他的全部生命。

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呢?

如果当时在灰心星球就发现了,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很开心。”

“再见,小心超人。”

那个墨镜掂量在手里的份量是那么重,重的压在心口,压在喉头,压在鼻尖与眼眶,让他几乎无法正常运转散热器与视觉处理器。那道绚烂的荧光在星星球上空炸开的时候,他觉得他撑不住了,他无法抑制地大哭起来。

没有关系的。

没有关系的。

此时此刻他竟然能说出这句话了。

他抱着那副宽大的遮风镜嚎啕大哭。他觉得,是伽罗的能量稍稍缝补了黑宝石那硕大的裂口,短暂地修复了这支离破碎苟延残喘的语言系统。他从来没有放出那么大的声音过,他尽情地哭着,一瞬间他好像也长大了,也成年了,和伽罗一般大,一般苍老。

他把那副墨镜留在墓碑前,他想他以后恐怕不能再哭了。

可为什么在日记本上记录下这件事情的时候,为什么总是鼻尖发酸眼眶发胀?

他揉揉眼睛,没有泪水。于是他继续书写,书写下虚假的事实——他说他死了,伽罗活了下来。活着的人总是痛苦的,但即便如此,他也希望伽罗活着。

“——小心超人!”

开心超人唤他。开心超人握住他的手,他能感受到这具机体下磅礴而有力的能量在里面大力地鼓动。

他终究也是成长了吧。小心超人如是想。

开心超人希望他活着——谁希望谁死去呢?

所以再见面的时候就祈祷你不要遇见我吧。

小心超人回到过去,遇见年幼的伽罗,

生生忍住了伸出那只手。

——仍是彼时放他一马,被巨大钻头磨破的初时模样。

---FIN--- [3475]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