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银高】不成文

 @彼岸 点梗 儿童节最后一分钟

儿童节快乐

***高亮:成年银♀×幼年高♀有

               成年银♀×成年高♀有

 

·

·

·

“小晋子,快走吧,我会追上你的。”

“拉勾勾哦。”

 

 

凛峸

不成文 【银魂设定/性转/意识流/银高】

 

 

高杉晋子从梦中惊醒。

她惊魂未定,躺在床上望了一眼夜光手表:凌晨三点半。她坐起身来,手抚上心口——那儿是坂田银子刚刚被刺穿的位置。

她胸口流了好大一滩血,看得令人触目惊心。

“怎么?小晋子,还不去睡么?”坂田银子把她抱起来,在她耳边暧昧地呵气。

“别这么叫我,”她别扭地扭开脑袋,“... ...只是,梦到了一点不好的事。”

 

“开什么玩笑——坂田银时,你真把自己当女人?!”

“小晋子,那么凶的话以后会嫁不出去的哦。”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这种话——”

“喂喂... ...别拖银子我啊,很痛的哦,这么在地上摩擦的话。”

“... ...”

“你这副易拉罐身材,还想拖动银子我还早了一百年哦。”

“闭嘴,明明就是你甜食摄入太多变肥了。还有不要学松阳老师说话。”

“那你干脆嫁给松阳算了啦——阿勒,不对哦,银子可是打算嫁给松阳的。”

“——老师是我的!!”

 

“是什么事情啊,银子我可是很在意小晋子的想法的哦。”

“那就别叫我小晋子,好恶心。”

“好,好,那小晋,梦里看见了什么呢?”

“... ...看见我们都变成了女人。”

 

“松阳已经和银子我私定终身了哦,我们可是一对苦命鸳鸯情侣哦。”

“老师和我约定好的!他说等我长大以后就会来娶我!”

“哈?那种专门骗纯情小女生的话,我还以为高杉君一辈子也不会信呢噗噗。”

“喂,你这白痴,刚才是笑了吧!是在笑我吧你这混蛋!”

“那种话就是用来断绝你们这种小女生的念想的——我没记错的话,私塾似乎是一个女子私塾?”

“... ...哼,其实你就是眼痒痒吧银时。活了那么久,老师从来没对你说过这种话。”

“说得那么好听... ...”

 

“怎么了晋子?难道是... ...已经到了〇〇的时候吗?啊晋子也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啊——”

她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沾满奶油的手。

“啊疼疼疼!奶油进到鼻子里了!好痛!!打一架吧!用男人的方式来决斗一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高杉收回脚,满意地把手上的奶油抹到坂田银子身上。“这回是我赢了啊,银时。”

 

“——那就去找他啊。”

 

“喂,真的没关系吗小晋子?不用银子我进去帮你吗?”

“闭嘴。”

“初次用〇会不会不习惯?啊毕竟曾经你的尺寸银子我也是知道了哦,可不要不甘心啊晋子,银桑我也是,胯下少了什么东西觉得凉飕飕的好不习惯——”

她打开水阀,举高龙头,抓起洗发露撞开了门当即就把水淋了出去。

“——今天才拖的地!!”

她索性捞起洗拖把的水桶把人砸昏了过去,一把甩上了门。

 

“快跑吧,小晋子,你这副易拉罐身材,不会被人发现的。”

“你说谁是易拉罐身材,你这天然卷白痴。”

“啊,这么说起来,女孩子的你反而还比男孩子的你高一些——”

“快去死吧,坂田银时,我会记得每个月给你上香的。”

“——这个姿势!马萨卡!!”

“毁灭掉,毁灭掉你哦。”

 

“... ...明天我们就出发吧,去凹凸教... ...”

“高杉。”

银子一身奶油半倚在门上睡了,她推开门,那人应声倒地,呼噜声一如既往的响。她听见那人的梦呓。

高杉。

高杉啊。

她望向自己的掌心,长长的睫羽在水汽中颤动着。她点亮一盏昏黄的灯,感慨着万事屋的硬件设备真差,拖来一条毛毯给银子盖上。

如果我们还是当初的模样,我们还能这样好好相处吗?

——我们可以抛弃过去,抛弃彼此背负的业障,苟且地活下去吗?

——不可能的。

倘若要是有谁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另一个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冲到对方的面前,冲着那人的脑袋,或者心脏,狠狠地来上一刀,笑着咕囔着我赢了之类的话语。

那是双方之间的最后一场架。

早就回不去了。

她闭上眼,放任自己短暂地沉溺在这虚假空幻的,安宁的梦里。

 

“我说啊,高杉君... ...阿银我,实在是走不动啦。”

“快跑吧,我会追上你的。”

“一言为定哦。”

“那么,再见啦。”

再见啦,高杉。

幼小的身影退后几步,终于消失在平原的末端。坂田银时阖上了眼睛,她胸口腹腔的血迹,拖了好长好长。

 

“高杉。”

银发男人挥开木刀上的血。他揩了一把脸,背对着高杉,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嗯。”他回答。

“下次见面,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仪式了。”

“绝对会拼尽全力地杀了你。”

“下次见面么... ...”他默默咀嚼着这句话,“哼,我很期待。”

你我互相砍下对方头颅的,彼此之间最后一场架到来的那天。

---FIN--- [1669]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