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真选组】真选组记事(上)

立场转换有 大师兄与JOY3一起加入到真选组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 ...

@阿月  麻烦了!你老婆的ID LOF死活不吃麻烦转告一声生日快乐! 

原本想写银高的但发现没有那个FEEL只能暂且写一篇伪·银ALL送给你了 一年了成长了不少啊!要加油哦!!会考也要好好考否则会变成BOOM的阿峸啊(你话怎么那么多        最近写文怎么老是分上下

    

    

·

·

**带着问题来看文哦!不要急于求成 还有下篇呢!

1.土方抽了多少根烟?

2.土方咬断了多少根烟?

3.土方掐断了多少根烟?

4.土方喊了多少个切腹?

5.比克大魔王出现了几次?

6.银时喊了几次土方多串?

7.冲田开了几次炮?

8.冲田吸了几次面?

9.桂吸了几次面?

10.原著中的台词出现了几次?




真选组记事

BY——阿峸 【银魂设定/立场转换/OOC/无CP/JOY3/银ALL?】

 

1.

“找份工作吧。”吉田松阳坐在牢房里,对外头的四个弟子如是说。

四个人面面相觑。

“我现在这副样子,也干不了什么啊。”他笑笑,“要争气哦,老师现在可没法赚钱养活你们了,所以要加油啊。银时,小太郎,晋助,胧。”

 

2.

胧对于他的名字放在最后一个念叨表示十分不满。

作为大师兄,就应该有属于大师兄的尊严!

桂小太郎对此没有多少表示,他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北斗心轩前的那只猫咪上。

而高杉对于自己的名字放在第三个也十分不满,于是和胧愉悦地达成了“消灭坂田银时”这一共识。

“这是什么奇怪的共识!一共就四个人那么斤斤计较干什么啊混蛋!”

“去死吧,银时。”

“别把阿银的名字用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3.

最终是桂给三个不安分的人一人一个爆栗。

“老师都这样了,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当务之急现在是赶紧完成老师的理想,赶紧实现老师的愿望,赶紧为老师洗脱嫌疑!赶紧选好职业然后去找五月大夫家的猫啊——!”

“去死吧,假发。”银时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掌,装作把人钉在墙里的恶习不是他干的。

“不是假发是桂——!!”

 

4.

四个人在求职上犯了难。

银时觉得这太麻烦了干脆就到便利店过活一生算了,桂斥责他太没理想,银时不客气地反驳理想能填饱肚子么。

“你这样子老师会伤心的!”

“不是说术业有专攻吗你这是歧视啊混蛋!”

“不是混蛋是桂!!”

高杉在一旁沉默地抽烟,而胧已经在打报名电话。

 

5.

最终四人还是一致地决定当警察。

银时觉得这太麻烦了,但又不想听高杉指使,于是和桂填了一样的地方。

至于高杉——

“哼,那种家家酒游戏我才没有兴趣。”他这么说,笑得毛骨悚然,“你们这幅蠢样才会丢了老师的脸呢... ...我要自己干一番大事业。”

他笑着走了,背影像极了比克大魔王下场时的样子。

 

6.

胧去了隔壁见回组。

“不和我们一起吗,大师兄?”桂的天然呆模式开启。

“分散开来好办事。”胧平静地开始收拾资料。

 

7.

其实还有个原因是... ...见回组的今井可以帮着开小灶。

 

8.

“哈?高杉那家伙,”银时掏掏耳朵,“只是心系他的鬼兵队而已,才不是那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为什么不揭穿他... ...我可没那心思和他打一场。”

 

9.

“组内来了两个新成员,大家要好好关照!”近藤勋充满活力地说。

“还有十四啊... ...组内最近不太安分,你才当上副长不久,还是要小心行事。”他话锋一转,压低声音凑到土方十四郎的边上低低地嘱咐。

“是。近藤老大你也要注意。”土方吸了一口烟。

“不用太担心我... ...那么请新成员来做一下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假发船长阿桂。”

“不是那种东西吧!听起来更像是代号啊!”

“嗨,我是糖分王,顺带一提副长是哪位?”

“护驾啊护驾!!保护十四!!”

“啊原来是十四啊。”

“雅蠛蝶救命啊!!!十四——!!”

“岂可修别吵了啊猩猩!”

“你刚刚叫我猩猩了吧,绝对是吧!”

“啊原来是猩猩局长啊,难怪有种异于平常人的气息... ...”

“内贼入侵啊!——”

“你太吵了混蛋!!!”

... ...

“... ...十分抱歉,现在组内不是很太平,让你们见笑了。”土方点上一根烟,“我是土方十四郎,是局里的副长。这个是近藤勋,局里的局长。”

“十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土下座。

忽然回头:“对了十四,刚刚阿桂说我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气息... ...”

“有什么问题吗,近藤老大?”

“我拉出来了吗?”

“... ...去死吧。”

 

10.

“原来是新人吗... ...”冲田脱掉刀鞘,“既然如此,进了组内,就为你们的冲田副长祭祭刀吧... ...”

“非常抱歉打断您,”桂举手,“刚刚土方副长说他才是副长,难道局里是双副长吗?”

“只是个蛋黄酱星人的胡言乱语,以后你们只要记住,我才是副长就够了!”

“是冲田副长——”

“混蛋!你又在给新人灌输什么呢总悟!!”土方一脚踹开门。

“啊十四君,你的烟卡在牙缝里了。”银时豆豆眼。

“不用你说!”

“土方去死!”

“去死啊总悟!!”

“啊那就叫你多串吧。”豆豆眼的银时拍拳。

“混蛋天然卷!谁是多串啊!”

 

11.

“哟,这不是多串吗?好久不见,金鱼长得怎么样了啊?”

“谁是多串啊!”

 

12.

“总悟,怎么样,新人的能力如何?”

“真期待啊... ...近藤老大,那两个家伙打钝了我的菊一文字呢。”

“那... ...”

“所以公费报销一把新的没有问题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13.

“总悟,那个天然卷去哪里了?”土方吸了口烟。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冲田吸溜了一口面,含糊不清地说,“管不住下属,是副长的失职,既然这么没用那副长的位置就由我来坐好了!”

“喂别在这里开炮——”

轰——!!!

... ...

“这是赔偿费用,十分抱歉... ...”九十度鞠躬。

“还真是没气节啊,土方混蛋。”

“你给我闭嘴吧总悟。今天的新闻头条一定又是‘真选组一番队队长’炸毁一家面馆了吧。”

“就这么草草了事可不行哦多串,给我好好补偿老板娘受损的心灵啊,biu~”

“那个奇怪的biu~是什么东西啊还有谁是多串——天然卷?”土方抬起脑袋,狠狠吸了口烟,“... ...喂,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可不是阿银执勤哦。”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 ...”

“所以阿银就出来兼职啦。”

“什么?!”土方掐断了烟,冲田依然在擦他的炮。

“没有办法啊,入不敷出,阿银也很为难啊,连基本的生活条件都没法维持了... ...”银时挠挠脑袋,“连每周的巴菲供应都快断掉了,所以阿银才说不要当警察的吗,收入不稳定还饱受生命危险... ...”

“说的没错啊旦那,都是土方先生克扣下属奖金的错。”冲田附和了一声,鼓了鼓掌。

“混蛋我什么时候克扣你们的奖金了啊岂可修。”爆青筋,“还有天然卷你再说一声警察不好试试,你再说一遍,老子保证下刀时轻一些。”

“不就是税金小偷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啊你这青光眼。救命啊,真选组副长当众压榨下属啊——”

“土方混蛋去死——”

“混蛋!都给我去切腹,切腹!!”

 

14.

“总一郎君。”

“是总悟,旦那。”

“总一郎君,怎么样才能拿到副长之位?”

“是总悟旦那。杀死土方先生就是副长了——不过能杀死他的只有我。”

他挑了挑眉毛:“真巧啊总一郎,阿银我也有个想亲手砍了的家伙。既然这样,那我打断他的刀,你不介意吧?”

“反正不是我报销,〇〇××完了记得回来跟队长说一声啊旦那。”冲田挥挥手,把泡泡糖嚼了个稀烂。

 

15.

局里有了双副长。

桂说真不愧是银时然后被调到了三番队;冲田说果然是土方先生太弱了这样怎么能担任副长席位呢所以快去死吧。

近藤勋问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副长并且如此雷厉风行。那个男人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

“啊这样子翘班的话罪恶感不会太严重啊。”

 

16.

“感觉这样子赚到手里的钱拿去打小钢珠才有意义啊!这样子看JUMP才是顶级享受啊,去酒吧才可以挂着例行检查的名号啊——”

“你把局中法度当作什么了混蛋!败坏纪风者给老子去切腹!!!”

 

17.

最后这个副长还是没撤下来。

 

18.

真选组动乱,见回组外撤,土方身陷妖刀诅咒,局长九死一生。

将军人头不保,江户一片火海。

“看样子我入行时间还不够,都忽视了阿银的存在啊。银时支着刀站起来,“是新面孔吗,税金小偷?”

“税金小偷?呵,你不也是吗?”伊东反问,“真是嘲讽啊,曾经与高杉大人并肩作战的同伴,如今竟沦为为幕府卖命的走狗。”

“你是说,是高杉派来的吗?”他面无表情。

伊东没有说话,他身后的一截车厢轰然炸开。银时回头,看见熟悉的青光眼从远处杀来。

以熟悉的姿态。

“... ...高杉啊,”他笑,“如果是高杉的话,先看清你手上的剧本再来吧。”

“什么——”

高杉站在伊东身后,漂亮地挽了个刀花。伊东轰然倒下。

“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改风格了吗?我一直以为你打算走禁欲派一辈子的。”指一身骚气紫。

“哼,你这副税金小偷的样子,还真不适合你啊。”指真选组制服。

“难看极了。”

 

19.

“假发,把方向盘把着。”银时松开油门。

“银时!土方氏对土方的影响太大!没可能的!”桂一把抓住方向盘,“还有,我不会开车!!”

“我管他能不能清醒,现在老子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他随意咕囔了一句,一把拽起土方的领子,“正好,真选组消失了的话,你也跟着一起消失好了,我送你去墓场好了。”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去——”

“我不是在跟你说话!!”

“喂,听得见么?自己变缩头乌龟,净把麻烦事推给别人,混蛋。你是把真选组交给别人弄得精疲力尽的人么,你是用得着委托别人的人么,要死也给我守护在最重要的东西旁边,挥剑战斗到死。这才是你的作风,不对么?”

“所以说,阿银才入职几天就遇到这些烂芝麻破谷子的烂事——我可没工夫管你,自己捅的烂摊子跪着也要自己收拾完啊混蛋!”

“土方,副长。”

他面无表情地说完,没有理会土方黑下来的脸庞,拉开副驾驶的门翻了下去。

 

20.

“不是做戏啊,我早就说过了吧,我的眼中只有副长的位置而已,妨碍我的家伙不管是谁我都要全部打飞。”

冲田总悟举起刀:“土方消失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伊东老师。”

“我啊,不管是你还是土方的手下都不想当。我的大将只有一个人。”

“从那儿滚开!”他瞪大了猩红色的眼睛,“近藤先生的旁边是我的位置!”

 

21.

“... ...你们都选择跟随那个男人,是么?”冲田压低了声音。

“那么,这是真选组一番队队长为你们上的最后一课。”

“当冲向有压倒性力量的敌人时,为了填补实力差距,用人数来压倒是最重要的。配合好呼吸,在最集中的一瞬间,心体合一,一鼓作气攻上来!”

他站在原地,猩红的眼睛里盈满腥红的铁锈与血的颜色。

刀光剑影。

——四周已然是尸横遍野。

“然后... ...”

“全部死去。”

他舔掉溅在嘴角上的血迹。

 

22.

“太慢了啊,土方先生。”

“... ...喂,总悟。”

“放心吧,那些余党旦那都清理好了。”

“... ...”

“... ...”奇怪地抬起头看了土方一眼,“我没事,土方。”

“婆婆唧唧的,用阿桂的话说,像个娘们一样。”

“——总、悟!!!”

 

23.

乌鸦振翅离去了。

 

24.

号外!三番队成员竟在人妖酒店兼职!

“破坏队内风气啊岂可修!”土方一脚踹开门。

“假发子可是我们店里的头牌,还有小卷子也是。”西乡摁响了关节,“副长先生,有什么意见吗?”

“——不,不好意思,打扰了... ...”

“还有,让报社那边的人闭嘴。”西乡的眼睛仿佛散发着红光,“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的酒店,不要用人妖酒店这种词汇来称呼我们。我们都是美丽的女士。”

“是... ...”

 

25.

号外!一番队队长再次炸毁大街!

号外!真选组副长挪用公款打小钢珠!

号外!真选组局长跟踪良家妇女!

“... ...”土方咬断了滤嘴。

“一个个都给老子去切腹啊岂可修!!!”

 

26.

“十四,组内在这一下去,我们早晚会被扫地出门的,怎么办啊?”

“近藤老大,这种时候只能多做一点事来挽救形象了... ...”土方吸了一口烟。

“这就是问题所在,十四。”近藤皱紧了眉头,严肃。

“... ...什么?”

“一个叫鬼兵队的组织,赶在我们之前几乎把事情全部干完了... ...”

“... ...这不是之前那个组织攘夷志士的队伍吗!!!”

 

27.

最近银时副长出勤比谁都勤快。

“好拦截到消息!为了江户的黎明我们出发吧总一郎!”

“是总悟啊旦那。好一番队全员出发,不要给高杉晋助留下任何机会——”

“让我们向着江户的黎明前进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仰天傻笑的桂被齐藤终一板子拍倒在地。

「三番队,跟我走。」

然后自己一个人冲了出去。

 

28.

“这是宣示主权吧,宣示三番队的所有权吧!阿桂你清醒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近藤勋绝望地呼号。

 

29.

“什么时候真选组的口号变成了‘为了江户的黎明’啊岂可修!违反局中法度的一个个都去切腹,切腹!!!”

 

30.

“太慢了,银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蠢,你什么也保护不了。”

“把你的烟拿下来,还有拿错台本了白痴。”

“啊,抱歉。”

 

31.

“喂,银时,拿错台本其实影响也不大吧。”

 

32.

“或许吧?”坂田银时挠挠脑袋。

“打一架吧,毁灭吧,这个腐朽的世界。”高杉咬牙切齿。

“说着毁灭世界结果干的都是拯救世界的活儿?别这样,比克大〇王会哭的,哭给你看啊高杉君。”

“银时,在那种地方打码根本毫无意义,”桂冷静地扛着不知道从哪儿偷出来的加农炮,“只有在五月大夫的〇〇上打码才有意义。”

“快住口,再不住口连深夜档都无法保留住了!快住口啊!!”近藤勋再一次绝望地呼号。

 

33.

银时发现越到后头冲田总悟的工作积极性就越低。

小孩子的排斥期吗?他这么想。以后讨伐高杉去抢生意时,银时换成了二番队。

“好的二番队跟我上!让我们赶在高杉之前拿到罗〇的宝藏吧!!”

“住手银时!抢海贼的宝藏这种事情,还是让阿桂船长来干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冲田冷静地收回炮筒:“啊,抱歉啊阿桂,手滑了。”

 

34.

“旦那... ....”

“旦那——”

“我想吃关东煮——”

“总一郎君,又回到了需要妈妈哺乳的年龄了吗?喝太多奶会长不高的哦。”

“不是妈妈,是姐姐啊。”

 

35.

两人花了土方这个月的工资去吃关东煮。

 

36.

最近冲田总悟连火箭炮都拿不稳了。

 

37.

命中土方的成功率也降低了。

“那是我自己的功劳啊混蛋。”土方掐断了烟。

 

38.

连抢夺副长之位都没有那么积极了。

小人也不扎了。

也不诅咒找灵媒了。

“喂!十四!总悟他,是不是... ...”近藤勋眼泪汪汪。

“不,有哪个女孩子会愿意——”

“他今天那副失意的模样可是迷倒了不少女生哦,多串君。”银时冷静地补上一刀。

“差点迷走了面馆的老板娘。”桂冷静地吸了一口面。

“... ...谁是多串啊。”

 

39.

“副长,旦那,阿桂先生,其实是三叶小姐要来啦。”

 

40.

土方抽光了一整包万宝路。

 

41.

“喂,老板,陪我去见姐姐吧。”冲田拽住银时的衣袖。

 

42.

“姐姐,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坂田银时... ...”

“是一番队的副队。”

“是小总的朋友啊,并且是副队,很厉害呢。”

银时没有反驳。

 

43.

“总一郎君,随随便便调换职位,给我拿一百杯巴菲来赔罪啊。”

“是总悟,旦那。想吃多少杯都买给你。”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咯。巴菲、和果子、草莓大福、水信玄饼、糯米团子、樱饼、鲷鱼烧... ...”

 

44.

“... ...”死鱼眼。

“不要客气,旦那,这可是姐姐特制的辣椒酱,是我姐姐的一片心意啊。”

“快吃吧... ...”

“... ...”

坂田银时发誓,他看见了小恶魔,不,是恶魔兽啊!

 

45.

“旦那,我都给你一番队副队了,你那个副长分我一点呗。”

“那可是我出钱买的丸子,总一郎君,真正的从阿银存折里出来的钱哦。”

“你的存折其实是和土方先生绑定的吧,老板。”

“才不是。谁会把存折和那个蛋黄酱星人一起用啊!”

“总之,今天谢谢了,陪我姐姐出来。”冲田站起身,“勉为其难地再多点一点儿吧,真不好意思。大叔,再来三串——”

 

46.

“——土方!!!”

“喂,振作一点,喂!!”

 

47.

门廊外有人走过。

床上的女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只是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回头。

 

48.

“好厉害,果然只要拜托你什么都能做到呢。”

“因为我是万事屋啊。”银时把辣仙贝放下,“接着,可别吃太多了哦,对痔疮不好。”

“你觉得,我是因为痔疮才晕倒的吗?”三叶哧哧地笑了。

他没回答,只是望向床底:“喂,你也要来一根吗?”

“呀,不用了。密探行动时通常都会随身携带香肠。”山崎说。

“阿勒,山崎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糟糕了——啊!!!”

... ...

“臧海屋,在暗中跟浪人有过勾结,旦那。”

“那个女人知道这件事吗?”

“不,不知道。副长没让我把这件事给任何人说。”

“那你不是跟我说了吗?”银时甩手一个爆栗。

“啊!好痛!”

 

49.

“副长,请你去看看三叶小姐吧,这种时候就别在工作了。偏偏... ...要抓的人居然是三叶小姐的未婚夫。怎么说也太残酷了,请你考虑一下三叶小姐和冲田队长的心情吧。”

雨下大了。山崎继续说:

“我不认为副长会做出错误的事情来,放任这帮人不管,那批武器早晚会害我们的同伴。不过... ...现在要做的,并不是这种事吧。土方先生,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哼,你想说我这人薄情寡义吗。才不是这么回事。”

土方掐灭烟,丢在地上碾了碾。雨浸湿了他的头发,他的伤疤;他的眼里滚着一团火。

“还不是有位丈夫,妻子都快死了,还在这种地方忙着做生意。”

 

50.

“今天不是你执勤的日子吧,天然卷。”

“偶尔也想加个班而已,风餐露宿才是男人的生活。”

“啧,免了你最近的巡查,给我回去。”

“抱歉啊多串,有些不得不处理的事。”银时挠挠脑袋,从怀里摸出一根Pocky叼上,“吉米也好,毒贩也好,全部都交给我。”

土方吸了一口烟:“... ...这用不着你来管。”

银时回头:“阿银我好歹也和你平级吧?”

“... ...违反局中法度那么多次的混蛋就该去切腹,需要我帮你吗天然卷?!”土方咬断了烟。

“把你的刀收回去,这儿可不是你该拔出它的地方。”

“... ...什么。”

“阿银我才不管你现在想的是什么,什么劳什子的守护啊,幸福啊,这些我通通没兴趣。”他摸上腰间的刀,刀柄上歪歪扭扭地刻上了洞爷湖三个大字,“阿银我天生和毒贩子五行不和啊,属于一见着就恨得牙痒痒那种啊。已经忍不住了啊,混蛋。”

“——那是个很好的女人,不是吗?土方君哟。”他笑笑。

“你在说谁土方君啊!”土方掐断了烟。

 

51.

——杂鱼交给我来清理,接下来你爱干嘛干嘛去,爱去哪儿去哪儿。

那个银发男人的话仍然徘徊在他的脑海里。

他撑起支离破碎的身子,咬咬牙,从怀里摸出一盒万宝路,抽出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哼哼,我没资格指责你。我也跟你半斤八两,以前做了不少过分的事,到头来,要在她死前砍了她老公,我真是有够过分的。”

“鬼副长居然居然也会说这种话,看来我们会合得来的。”

“... ...其实也不算多么大不了的事,”他支着刀站起来,手掌,指尖拂过卷刃上的细小罅隙,他缓缓地说,用着铿锵,不容置疑的坚定语气:

“我只不过是,想让心爱的女人,得到幸福而已。”

 

52.

“在这种地方挥刀的我,是做不到的。”

“我只希望她能跟普通人组成平凡的家庭,平凡的生儿育女,平凡的活下去罢了。”

“仅是如此而已。”

他的眼里盈着一筐灼烧的火。沙滩边缘,是漫无边际的星辰大海。

 

53.

藏场当马的车被一剑劈开。

剑意凛然。刀光后乍然是栗发少年。

 

54.

“不可以回头。”

冲田三叶笑着,手抚上冲田总悟的脸颊:“你早就下定决心了吧,那个时候,那是自己选择的道路吧,所以说... ...不可以道歉,也不可以随便哭哦... ...”

“又粗鲁又没用,却还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我非常喜欢善良的你们哦。所以... ...我... ...真的,非常幸福... ...可以遇见你们这样优秀的人。还有个... ...像你这样... ...出色的弟弟... ...”

“小总... ...你是... ...我... ...”

“引以为傲的... ...弟弟哦。”

 

55.

冲田总悟只抓住了那只无力下滑的手。

 

56.

“... ...好辣,辣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57.

“土方,我啊,其实和你一样。”

“天生看不惯那种玩弄女人感情的混蛋而已。”

土方还记得坂田银时挠挠脑袋,拄着拐摇摇晃晃离去的样子。

“总一郎君要我陪他一起——要阿银帮你请个假吗?”

“... ...哼,”他呼出一口烟,“你干脆替那小子给我一刀算了,总悟那家伙,一定很乐意吧。”

坂田银时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58.

“既然这样子,是副长授权的我就不客气了,土方——!!”

冲田总悟端着火箭筒冒出头,结结实实打了一炮。

“——总悟!!给老子切腹!!!”

“土方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绝对不会客气的!!!”

“不是这个意思!混蛋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

 

59.

墓碑前是一朵白花。

 

        ---TBC---

评论 ( 3 )
热度 ( 9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