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峸

你想了很多很多的场景,诸如你们如何其乐融融地探讨后续发展剧情;但你唯独忘记想了,根本没有人看见你的事实

【银魂/多CP/杂】各阶段银桑38问(二——六)

几个月前的文了 丢在lofter里可催促更新

多CP 星号备注自行对应

高亮瞩目 几个月前 设定难免偏差 请不要对应漫画发展 我们走日常


==============================


2.假如对方被歹徒拿刀架着,你的反应?

鬼:砍了。

白:砍了。

银:砍了。

魇:砍了。

桂:不愧是银时!做事就是那么干脆果断!

高:... ...假发,你搞清楚他们几个是要砍谁吗?

桂:不是假发是桂!对哦,银时你们要砍谁啊?

银:还能砍谁?当然是砍了敢架着阿银脖子的不长眼的白痴啊。

桂:... ...高杉,这一问是你问的吧?

高【吸烟】:我觉得我的表达能力没有任何故障。

白:到底是那种不长眼的家伙有胆去架着咱们啊真的是,哪怕是那个小布丁也是可以一刀解决一个的货色哦。

鬼:再叫一声小布丁就把你当成小布丁一样吃掉啊乱糟糟的天然卷!

白:什么!明明自己也是天然卷为什么要说阿银我的天然卷?天然卷的都是好人啊好人给我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啊!!

鬼:啰啰嗦嗦啰啰嗦嗦你是发情期到了吗?

白:——忽然好气愤啊,这个目中无人的小混蛋真的是以前可爱的我?拜托赶紧砍掉吧来个人帮阿银我砍掉他吧!

高【挑眉】:所以,你们能不能重新答一下这个问题?

银:啊咧?我觉得我们说的很清楚了。就呆在边上看着就成了,要是是个什么战斗力堪比小神乐的那种果然还是把其他三个丢过去献祭自己先溜了好吧。

白:肯定会被假发喊着赶紧撤退。“为了不全军覆没”这种理由所以不得不舍弃一部分的军马而逃走吧。

桂:这叫战略方针,况且在战场上这种东西总是无法避免的【闭眼,叹】。

魇:... ...如果体内这玩意儿不随便乱动阿银我会考虑出来瞧瞧的。

鬼:有什么必要,直接走开就好。

高:还真是一如既往,以前和现在都是一样的恶劣啊。

银:被你这么说还真是不爽——后面几位稍微继承下银魂的传统啊一个个那么伤感是想干什么啊!

 

 

3. ... ...

银:松阳啊,这道题要是念不出来也没关系阿银我也不是那么禽兽的人所以还是跳过去吧【转头碎碎念】... ...喂!出场时你们不看剧本的吗为什么松阳会念到这种奇怪的题目——

松:对方脱光光躺在你床上摆出诱惑的姿态,你会?

白:... ...

银:... ...

魇:... ...

桂:... ...

高:... ...

鬼:砍死,毫不犹豫地砍死。

银:你这小鬼为什么旁若无人地就答题了啊!果然年轻就是好啊什么也不知道太天真的吗?!比天津炒栗子还要甜啊!!为什么连发情期都知道的小鬼头连这种姿态都不知道表明的是什么意思吗赶紧堵上耳朵算阿银我求你了哦!!

鬼:这种事情白痴卷毛问你自己吧。

银:——啊,忽然好懂你的感受啊【望白夜叉】,要砍死这个家伙算我一份好不好?千万别自己分尸了啊给阿银留个半斤八两——

银【被刀鞘重击哔——】

鬼【收刀】

桂:... ...银时,平贺先生那里应该还有灵魂分离机吧?

银:你忽然一本正经地说出奇怪的话阿银我会接受不了——啊啊,会抽时间把源外老头找过来然后狠狠地松阳身体里那个混球抽出来丢到冲水马桶里抽掉——

银【被敲进地里】

松:可别这么妄想哦,对于这些问题我还是蛮期待的。

高:... ...假发,翻页。

 

 

4.承上,改成最爱的人,你却发现你哔——不起来,这时候你觉得?

魇:假发,被屏蔽的那块是啥?

桂:不是假发是桂,是哔——哔——哔——阿勒,怎么说不出来,哔——哔——哔——

银:够了,请不要一本正经地卖萌了假发!这算什么,强哔——么?!

高:假发,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拿那个一百问的问卷?

 

 

5. ... ...

 

 

6.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

松: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跳过上一道题了?我可是很在意他们的回答呢。

高:那种腐朽的回答不记也罢。虚,给我从老师的身体里滚出来。

松:这样对待老师很无礼哦?

高:我绝不承认你这家伙是我的老师,还有别用松阳的脸摆出那副恶心的表情。

银:世界末日?那么不就是和高杉君进行终极对决吗?啊啊银魂也终于要进入完结阶段了啊。

桂:银时,你们已经进行过终极对决了【望剧本】。世界末日这种东西,应该是你和虚的对决——

银:我一点也不想管那种东西,在猩猩没画之前谁也不要和阿银提这个!阿银要三杯巧克力巴菲!!啊啊说白了已经答完题了吧快放阿银我走吧啊啊... ...

高【斜睨虚】:这个腐朽的世界可需要我亲手来摧毁,这可轮不到你来干,也轮不到你用松阳的手来干,虚。

松:我的目的可从来不是毁灭世界啊。

银:哈?为了覆灭自己连带毁灭世界性质根本都一样了吧!你要干什么阿银我都无所谓,但麻烦你滚到其他星系去爱干嘛干嘛,别瞅着阿银我要守护的地方不放。

桂:将百姓的性命视为草芥,这就是你的武士之道?颠覆国家颠覆江户即将迎来的黎明,肆意迫害百姓随意斩杀群众的你——借由松阳老师的名义。这种事情,我桂小太郎绝不会让它发生!

高: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掉自己腐朽的灵魂连带着松阳老师?我啊,可绝不会让你干出这混账事来的,无论是你这颗肮脏的灵魂还是这个肮脏的世界,都需要我来亲手终结。

银:给我护好你自个的脑袋了!下次再见面可是要挥刀砍的了!

桂:给我护好你自个的脑袋了!下次再见面可是要挥刀砍的了!

高:给我护好你自个的脑袋了!下次再见面可是要挥刀砍的了!

松:还真是期待... ...有个家伙藏在自己的身体里,往往可以听见属于自己学生的不同答案呢。

松:不过本质都还是一样的啊【笑】。

银:... ...

桂:... ...

高:... ...

松【笑】:那么,该银时了吗【望白夜叉】?

白【浅笑】:还记得阿银我真欣慰啊,更何况阿银的世界末日早就迎来过了不还好好的呆在这里?

松:是什么?

白:——不就是你么,松阳?

白:由我亲手砍死的你... ...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世界末日了啊。

银:拜托不是吧你难道是从那个时候——

白:才不是,不是你剧透的吗白卷毛?

银:... ...妈的好不爽被你这么叫,白卷毛什么的给我收敛一点啊稍微混蛋——既然还没有完全失去,你这家伙就给我握紧手里头的剑去守护啊!

白:还在天真什么,坂田银时【望银时】。你觉得现在的我【冷笑】,现在我手里的剑可以守护些什么?就是因为你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毫不犹豫地选择卸下我这幅皮囊去做万事屋老板的吧?

银:... ...

白:可是阿银我现在做不到啊... ...在战场上的那些家伙执念那么强,你以为他们会甘心和你这个时代的人一起共享一个松阳?!即使我们的目标是同一个,但是我们的志向却不在纯粹了。我难道能劝动高杉放弃营救吗?我难道能让假发放弃江户的黎明吗?阿银我又能孑然一身放下一切放下松阳的约定自己跑掉吗?!

桂:... ...

高:... ...

松:才不是这样啊,银时。

白:——你在对谁说话,松阳?

银:——你在对谁说话,松阳?

白:你这家伙... ...

银:你这家伙... ...

松【一人赏一拳】:都过来,你们两个。无论是以前的银时,还是现在的银时,都是老师我引以为傲的弟子啊。但是——

松【直接敲进地里】:敢当着老师的面自怨自艾,你们两个半吊子还早了一百年呐!*

松【拍手】:好了,接下来又是银时了对吗【望魇魅】?

魇【眼角抽搐】:... ...忽然很庆幸阿银我没受过这种待遇,童年美好到简直要哭出来了啊啊。

魇:世界末日这种东西,在阿银知道自己被扎时就已经到来了啊。

魇:看着结野主播*播报着每天死了多少人最后连结野主播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的时候,阿银我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掉啊【叹】——阿银已经很幸福啦,至少——松阳你啊... ...

魇【说不下去】

银:... ...这算设定重复吧,啊啊。虽然是同个猩猩画的结果当时根本没想到那么远是吗。

松【望幼银】:那么,你呢?

鬼【抠鼻】:连续一周找不到食物简直就是世界末日,那时阿银只好采取特殊手段了。

桂:特殊手段?

鬼【瞟】:还是别知道比较好。

*因为不知道要让老师打什么嘴炮或者大道理于是就这么糊弄了过去

*动画组前期胡乱将花野改成结野很苦恼啊不过竟然是银桑喜欢的人就先这样小小忽悠一下吧


评论
热度 ( 6 )

© 凛峸 | Powered by LOFTER